首页 > 信息窗口返回

《为伊消得人憔悴:我的评弹梦》 出版发行,新书发布暨研讨会即将举行

发布时间:2016-10-18作者:来源:
 《为伊消得人憔悴:我的评弹梦》
出版发行,新书发布暨研讨会即将举行
      近悉,“评弹与江南社会研究丛书”又添新著,评弹“中生代”代表人物之一——胡国梁先生自传《为伊消得人憔悴:我的评弹梦》一书,已于2016年8月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发行。本书是评弹界中生代弹词艺术家胡国梁先生在世之时,在病榻上忍受着极大的痛苦所写下的七十年的生命历程,为我们留下了很多难忘的历史场景和深沉思考。


      胡国梁(1943-2013),上海人,弹词演员。1960年入上海评弹团学馆,先拜杨斌奎为师,学习长篇《大红袍》,后又师从严雪亭,习《杨乃武》。他唱严调既具有乃师神韵,又有创新。1983年进入中国唱片厂担任戏曲编辑,整理出版大量评弹音像制品,其中《弹词流派唱腔大典》《评弹经典——书坛珍品系列汇集》深受好评。带有徒弟陈侃、周彬、吴含婷等人。其妻黄鹤英为评话演员,师从唐耿良习《三国》,为本书整理者。

      本书第一部分基于胡国梁先生的口述整理而成,是他从业几十年的回忆长编。这部分叙说了作者由热爱评弹到考入上海人民评弹团学馆,之后受到名师栽培、登上书坛并实现梦想的亲身经历。然而个人的命运毕竟受到时代的制约。登上书坛仅仅数月,国家风云突变,导致随后十五年中他竟然再也无缘于钟爱的艺术。风雨过后,当中生代评弹艺术家们以非凡的毅力重拾梦想时,却再次受制于时代或个人的原因,大多数不得不痛苦而无奈地再次离开书坛,胡国梁便是其中之一。中生代评弹梦断,导致评弹传承出现断裂,也成为评弹日渐式微的诸多原因之一。“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离开书坛的胡国梁始终对评弹不离不弃,终成为广受听众喜爱的严派传人。他还在新的岗位上编辑出版了大量评弹音像制品,为评弹艺术的普及与传承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作为评弹中生代代表人物的自传,本书呈现了1949年后至“文革”前由学校或学馆培养出来的评弹艺人的时代记忆,展现了鲜活而复杂的评弹社会史的一个重要片段,对于探究评弹历史上错综复杂的历史提供了有益参考,具有鉴往知来的价值。
      20世纪50年代是评弹的辉煌时期。1960年上海人民评弹团学馆招生,招收30人,报考的学生竟有一千多人。本来招收的对象是初中生,然而品学兼优的国梁是高中生,不属于招收范围,但是出于对评弹的挚爱,他要求破格报名,随后被顺利录取。把自己的爱好变成自己的事业是人生一大幸事。在当时,文艺工作是非常体面和高尚的,胡的家人说“考进评弹团,对我家而言,不能说像出了个状元,至少也像出了个举人。”时人对评弹艺人的尊敬离不开上海这片土壤的孕育。“当时有关部门做过调研,上海的评弹观众人数仅次于电影,位居戏曲首席。在电台播放评弹的时段,差不多家家户户的收音机都在收听,包括马路上的大小店铺。”评弹受众的生生不息、源源不断是评弹艺术的生命之源。在评弹深入百姓生活的社会氛围中,以胡国梁为代表的中生代艺人得到老艺术家们的言传身教,受到专业的训练并有一些登台表演的机会。
       第二部分是胡国梁先生论著集锦。胡国梁既是一位弹词表演艺术家,又是一位文艺理论专家。多年浸淫弹词艺术以及从事戏曲音像编辑工作使他对改革开放后评弹艺人的艺术特色非常了解,加之对他们师承关系的了解,用艺术理论对不同流派和唱腔都作了较深入的分析。他对评弹艺术有深厚的感情,希望评弹能够后继有人并得到不断创新和发展。通过他的研究,我们能清楚地看到前辈艺术家们都是在纵向继承、横向吸收的基础上加以创新,继而诞生了新的流派唱腔,不断将评弹艺术推向新的高度。
根据评弹流派唱腔的不同,他还创编了《弹词流派唱腔大典》一书。该书内容包括弹词溯源、演唱技法、唱腔伴奏、唱词内容等。在书中,他对弹词唱腔、唱法等做的介绍和论述堪称精到,时有真知灼见,有助于读者、听众欣赏揣摩。可以说,《弹词流派唱腔大典》应被视作弹词唱腔的“绝版赏析”。与此同时《评弹经典——书坛珍品系列汇集》等大量音像制品的问世,足以见得他为评弹艺术的普及和传承殚精竭虑。在这一过程中,他还成为了严派唱腔的传人。他不强调形似,而追求神似,既保持严调风格,又有新意,使流派长流不息,与时俱进。
作为评弹艺人的口述史著作系列中的一本,与其他评弹人的口述作品综合起来,便可以展现出一部鲜活、复杂的评弹社会史。呈现历史的一部分,力求接近历史时期的原貌,也是展现历史的复杂性,这是口述史研究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探寻评弹历史各种错综复杂的因果关系,才能给后人启迪,具有鉴往知来的价值。
胡国梁新书发布暨研讨会十一月上旬将在上海师范大学举行。
       另悉,由唐力行教授主编的“评弹与江南社会研究丛书”年内仍将有力作出版,分别为《盛衰之间:上海评弹界的组织化(1951-1960)》(作者:王亮)、《评弹艺术的轻骑兵之路:十七年书目传承研究(1949-1966)》(作者:金坡),请广大读者予以关注。

 

 

 

 

 

 

                                                                                                                                          (供稿:上海师范大学中国评弹文化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