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摘集萃返回

亦师亦友忆周公

发布时间:2021-01-21作者:来源:

 亦师亦友忆周公

                                                                                                                                                          金见良
        2020年12月16日晚9点28分,国家一级演员、弹词名家、江苏曲艺芦花奖终身成就奖获得者周希明先生永远离开了我们。悲痛之余,眼前不断浮现与周先生交往的点点滴滴。斯人已逝,无尽的思念只能诉诸笔端。由于转业经商多年,我对数字很敏感,对文字却不太敏感,所以几十年来很少动笔。七年前,为了怀念恩师张国良先生,我曾写过一篇文章,没想到再次提笔竟然是追忆亦师亦友的周希明先生。
我与周先生相识于1977年,当时我才15岁,正在跟随张国良先生学说《三国》。那时候刚刚开放传统书目,评弹故乡苏州掀起了听书狂潮,听众的热忱无以复加。为了尽可能满足听众的需求,拥有600多个座位的苏州书场,不得不安排早、中、晚三场演出,那种场面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先生张国良演中场,连演了一百天,在这期间早场和晚场多次更换阵容(文革后演出档期缩短,长篇书目大多只演半个月),我也因此认识了不少评弹演员,其中就有周希明先生。当时周先生与潘瑛拼档,说的是《钱笃诏求雨》,周先生的说表堪称一流,人物刻画十分生动,尤其书中之胆钱笃诏,被他演得惟妙惟肖。我和先生每天都听他的书,先生经常忍俊不止哈哈大笑。他对周先生的书艺十分赞赏,对他说:“你真是块说书的好材料”。演出期间,他们时常聚在一起探讨艺术,成了莫逆之交。我有幸跟随先生参加聚会,从他们一次次的叙谈中,我逐渐体会到这也是一种学习,是潜移默化的学习。如果你是一个有心人,即便在喝酒闲聊之中,也能汲取到有益的知识,这种经历和积累有助于书艺的提高。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上海广播电视艺术团在开明大戏院演出,领衔者是上海说唱顶尖人物黄永生先生,评话名家陈卫伯先生当时也参加了这个团,他的“单口独脚戏”很受欢迎,可谓曲艺界首创“脱口秀”第一人。开明大戏院和苏州书场近在咫尺,先生张国良和他们又是老朋友,这下可热闹了,大家相约一起去评话泰斗金声伯家中吃饭。他们在一起谈天说地、道故论今,这顿饭从傍晚一直吃到深夜三点多,一个个仍然谈兴不减。在苏州跟师期间,我不仅学到了恩师张国良的“张派三国”,还结识了周希明等一批著名演员,听他们演出,和他们聊天,学到很多东西。可惜后来我转业经商,离开了评弹界,逐渐失去了联系。但是老话说得好,有缘一定会再相会。
        三十多年后,恩师张国良先生不幸离世。在恩师逝世一周年之际,张家港市评弹艺术传承中心和我联系,准备举办一场纪念活动。我当即答应,缅怀恩师的活动我当然义不容辞参加。为此,我从广东回到张家港,和季静娟团长商谈专场的具体方案。商谈结束后,季团随口问我认不认识周希明先生?我开玩笑地说:“我认识周先生时,你还不知评弹为何物!”季团连连说巧得很,巧得很,周先生刚好在张家港,就住在东方宾馆。我喜出望外,赶紧让季团带我去见他。敲开房门,我问周先生还认识我否?周先生呆了一呆说:觉得很面熟!片刻之后就想起来了,“国良先生最欢喜的学生子金见良,小三!”(我在家中排行第三,先生如同家人一样叫我小三,先生的老友也都叫我小三。)真不容易!几十年未见,周先生竟然能想起我来,真是记忆非凡,令我佩服不已。当晚我们把酒叙旧,忆往事,聊当下,谈未来!从此开启了再续前缘的模式,时常相聚畅叙,我慢慢了解到这几十年来周先生创作、改编了大量的长篇、中篇和短篇书目,为评弹留下了宝贵财富,令人钦佩。
        在和周先生相聚时,不免经常聊到我的恩师张国良。周先生说:“国良先生如此欢喜你,你应该把先生的《三国》传下去!”我考虑到自己转业多年,要重新把《三国》“挖”出来,难度实在太大。但是在周先生的不断鼓励下,我排除顾虑,从折子书开始逐步把《长坂坡》一段整理了出来。在周先生后期创作的牡丹奖文学奖作品中篇弹词《焦裕录》中,我有幸担任串联主持,这和周先生的信任与支持是分不开的。我以评话的形式串联主持,因为不讲普通话,又有手面动作,曾引起某些人的异议,说这样不像主持。周先生却不这么认为,他说中篇本身就是评弹演出,见良用评话的方式主持,很好!作为主创人员,周先生的这番话不仅是对我主持风格的赞同,更给予我强大的支持和信心。周先生有个心愿,要把中篇弹词《焦裕禄》带去兰考县,说给兰考的广大党员干部们听。2019年5月8日,这个愿望得以实现,周先生和《焦裕禄》剧组一起坐大巴从张家港出发抵达兰考。兰考县委四套班子以及各镇村负责人一起观看了演出,观众反响热烈,好评连连!此情此景,也让周先生激动得热泪盈眶。通过《焦裕禄》的演出,我深刻体会到创作一部好作品的不易,同时也认识到只要作品好,就能打动人,周先生的心血没有白费!
        这六年的短暂相聚,让我看到了周先生身上许多值得学习的东西。他尊敬长辈、爱护小辈,他从不给别人添麻烦!但是一旦人家有困难,他总是及时伸出援手。不管是评弹圈内还是圈外,大家遇到问题时总会找他倾诉,而他总是能耐心地帮着分析问题,寻找原因,思考对策,直到顺利地解决问题。除了帮助朋友,他还常年资助陌生的贫困学生。即便在住院期间,自己身体不够理想的情况下,他仍然主动关心帮助别人。当听说隔壁病房病人有困难时,他毫不犹豫地让夫人拿出钱来给予资助。周先生的高尚品格也感染了身边的许多朋友,就像湖州边总说的那样,“周先生不仅带给我们欢乐,更让我们知道怎么做人,使我们成长和成熟”。
        天妒英才,这样一位德艺双馨的好先生,竟然会一病不起。从去年七月份开始到生命终止,周先生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病房中度过的,陪伴他与病魔作斗争的除了家人之外,就是他钟爱一生的评弹。人在病房中,心里依然惦记着评弹,我去看望他时,他还说要帮我量身定做写个短篇,真是让我感动得不知所措。他在临终前还说:这辈子没有其他喜好,就是喜欢评弹!
        周希明先生的一生,是为评弹奉献的一生,是我们这些后辈学习的榜样!周先生的离去是评弹界的一大损失,评弹界痛失英才,我痛失良师益友!千言万语、万语千言说不尽我对周先生的怀念,若有来生,愿我们再相聚!祈愿周先生往生佛国,早登莲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