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摘集萃返回

陈瑞麟书坛杂忆:《出道录》

发布时间:2020-11-26作者:来源:

                                                                                                   陈瑞麟书坛杂忆:《出道录》

                                                                                                   明月出天山苍茫2020-11-24 15:57:57
                                                                                                   陈瑞麟书坛杂忆:《出道录》
我父陈士林,是清季光绪廿八年正月廿四日(公历一九0二年)出大道,领一本纪念册。这本纪念册是木版印刷字很大,光裕社规矩,出大道必要出一千文领一本《出道录》。
 
我是民国十二年(公历一九二三年)出大道。正月廿四同时出大道的还记得有:张福田领徒周玉泉出道、张步蟾领徒章桂泉出道、黄兆麟领师侄沈儒章出道、陈子祥领外甥祁莲芳出道。出道名单是用大红纸写正楷字,贴在公所内墙上。
 
我到郡庙前张富田老叔家去领《出道录》。他说出道录正发完,木版在家未印,至少要有三十块银元方可印一印,所以几年未发了。我父亲有一本,直至光裕社一百五十周年纪造塔借出去,照原本托黄兆熊、朱学粹、张玉龙、王耕香、韩士良诸友抄写,由于急于抄写,将原书拆散,纪念册印成,《出道录》未附印,家父珍藏的出道纪念册没有了。
 
记得上海评弹协会要本《出道录》,我将父亲录的一本《出道录》(大红页的喜簿录的)交于蒋开华同志带去,后来顾宏伯同志来还我一本用日记簿抄的《出道录》,说原本上海评弹协会要保存,你拿本副本吧。我也是上海市评弹协会的会员,当然同意,我父亲也答应了。一九七九年十二月,苏州市评弹研究室编印《苏州评弹史料之一》,刊印了光裕社评弹艺人《出道录》。《出道录》自一八六六年起,至一九四七年止,不是我家藏的《出道录》,上海评弹协会保存我家的《出道录》不知而今安在否?我家藏的一本副本在“****”中不知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