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摘集萃返回

评弹才子黄异庵的“恶作剧”|原味姑苏

发布时间:2020-10-22作者:来源:
 评弹才子黄异庵的“恶作剧”|原味姑苏
原创 文、图/殷德泉 姑苏原味 9月28日
收录于话题
#人物 5 #苏州 6 #吴文化 5 #评弹 2

评弹才子黄异庵

        已故评弹名家黄异庵文学功底了得,是评弹圈响当当的“文化人”。他的说唱讲究声韵,说表典雅卷气。他的长篇弹词《西厢记》被称为“黄西厢”。他说“西厢”,随着书情尾尾铺开,故事常常要引经据典,作诗答对信手拈来。其中《游殿》一段尤为经典:风趣、幽默的法聪小和尚引领张生游览寺殿,通过书中人物的相互逗趣、斗才,将唐诗宋词和历史掌故融入其中,妙趣横生。
黄异庵,人称“十龄童”,很早就名扬上海滩了。他天资聪颖,自小拜书法家刘介玉为师,其书法作品似空谷幽兰。著名书法家苏局仙盛赞他的书法“艺林龙象”。他集说书先生、诗人、书法家、金石家于一身,因此,听他说书常常能获得不少额外的书画金石知识。
黄异庵的胸中之才当然与他的勤奋好学和交友广泛有着密切的联系。黄异庵的朋友很多,有同仁、诗家、书画家,他还特别喜欢跟僧人和佛教工作者交朋友,难怪他所起的和尚银白色那么活灵活现、人见人爱。

 

黄异庵的书法功底深厚

        常熟才子曹大铁擅长书画,喜爱收藏,精于鉴赏,与黄异庵先生情趣相仿,一见如故。黄异庵只要有闲就赴虞拜访他。他们一同赏丹青、吟唐诗、唱评弹,何其风雅。
        某天,黄异庵又到虞山镇看望曹大铁,一脚踏进大铁的菱花馆画室,便见毕盛、唐滔等一群熟悉的书画老友在那里谈笑风生。见黄兄来哉,大家便笑道:“铁嘴来哉,今朝要听你‘口若悬河’了!”

黄异庵的赵割、曹大铁、毕盛

        菱花馆是曹大铁画室斋名。但见画桌上画稿堆砌,四壁悬挂着名人字画,只可惜独缺一件唐寅真迹。于是众画友望着黄异庵道:“不知铁嘴今天能否说通大铁拿出唐寅的宝物让大家开开眼界?”未几,但见黄异庵闭目凝思片刻,灵机一转:“今天说段弹词让大家哈哈一笑,但不说《西厢》,说段《描金凤》中的‘汪宣扮死人’如何?”大家鼓掌齐赞,于是黄异庵开始进入角色,绘声绘色描述起土豪汪宣没落时可笑可怜的穷相,尤其是扮死人巧骗银子一段简直入木三分。大家听得哈哈大笑,菱花馆里掌声连连。
        趁着热度,茶叙之间,黄异庵环顾左右坏坏地说,“我们来扮个死人白相相那哼?”话音刚落,曹大铁便自告奋勇地抢着说要扮演。黄异庵摇头晃脑,故弄玄虚:“别急别急,如果你真要扮的话,那得要依我几个条件。一是要直躺在床,不能动弹;二是床头墙上要挂幅唐伯虎画;三是我要通知诸亲好友来吊唁的;四是要吃豆腐丧事饭。约法四章。”
        大铁先生虽年逾古稀,却是个童心未泯的人,竟然没有察觉其中奥妙,全不顾黄所提的苛刻条件,连呼“好白相咯”,一口应允。一众好友早已轧出苗头,在旁帮腔说大铁要大出风头哉!

黄异庵与朋友毕盛

        隔天,大铁即乘车专程赶到上海,从银行保险库取出珍藏的一幅唐伯虎山水画轴,小心翼翼地携回常熟。又过一天,那几位好友如约重聚曹家,按黄异庵的要求,布置好灵堂,特意选定好挂画的位置。待大铁小心翼翼地展开画卷,将唐寅真迹挂上去,大家眼睛顿时一亮——这时,大家的心愿其实已经达成了!
        但戏还是要继续演下去的。一切准备妥当,几位书画家便分头到大铁的亲朋好友处“报丧”。不多时,亲友们便陆续赶来。只见青孝堂白蜡烛,条条挽联挂中央。大铁一动不动躺在床上,异庵则立在床边,双手合十,一副悲不自胜的样子。吊唁者无不悲痛欲绝,叹声连连:“太突然!太突然了啊!”
        墙上那张唐伯虎的画被窗外飘进来的微风吹得有点抖动,在大铁头旁晃来晃去,显得悲凉。熟悉大铁先生的亲友知道大铁痴爱收藏,又见大铁的心爱之物挂在其身旁,物是人非,更觉悲痛难言。不免要对大铁突然病故问长问短。黄异庵则做工十足,说得煞有介事。偶被盘问得语塞时就假装哽咽不断摇头,演得十分逼真。

为睹唐寅真迹,这个玩笑开大了!

        躺在门板上的大铁被异庵和亲友们的问答感动得热泪盈眶。这时,有位前来吊唁的朋友为了和大铁做最后诀别,上前去揭掉面盖,要见大铁最后一面。忽见死人掉泪,以为眼花,又伸手去握了“死人”的手,一摸却热乎乎的,不觉大叫起来:“不对不对,上当!”
        玩笑开大了。于是,众人开始一齐责问黄异庵他们。幸有“死人”大铁坐起来说明原委,这才解了围。于是前嫌尽释,大家又都哈哈大笑起来。当晚,预订好了的丧事豆腐饭照常进行,只是演变成了亲友们相聚摆谈的快活宴。
        人生七十古来稀。晚年黄异庵导演的这出“恶作剧”,也成为后来人们经常谈起的逸闻趣事。

晚年黄异庵


原文载于《原味姑苏|蝶恋花》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