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摘集萃返回

著名评弹表演艺术家范林元先生的早年经历是怎样的?

发布时间:2020-07-03作者:来源:
                                                                               著名评弹表演艺术家范林元先生的早年经历是怎样的?

                                                                                        铁面人解读历史人物 历史领域创作者
                                                                                                           07-01 13:53
 
        范林元老师,上海评弹团有名演员、有名评弹表演艺术家,徐调名家、传人。
        范林元小的时候有人讲他长得难看,而且差一点就因为形象不佳,评弹团考不取,范林元是74届,他们74届有三十八个同学,这三十八个同学不是一批就招到的,分四批招的,别人考了试最后发个通知,两种结果,考取了或者你没有考取,但是他既不是考取了又不是没取,模棱两可。而且前后经过有一年的时间,很长的时间,不懂什么道理,过了半年多的时候来了封信,说范林元同学,你再到上海来一次,到某某地方来,就到上海评弹团,那个时候是老房子,他到了一看,大概正好第三批的同学总复试结束,他们考试,他们全部都考好,最后一个叫他来唱,再考一遍,就唱了,唱了一半,几位老师就说,同学不要唱了,叫他停下来,范林元心想大概唱的不灵。
        刘韵若老师走过来,把他头上的帽子取下来,身边拿把木梳,帮他把头发梳梳好,怎么唱唱给他梳头了,自己不懂,说这样,同学你转过来,他就跟她转过去,再转到那边去,范林元想,转来转去干什么呢,是唱评弹,不是跳舞,他也弄不明白,像芭蕾舞招生一样,开头他也不知道什么事情,直到他考进评弹团到学馆里了,赵开生老师对他说,范林元,可知道当时为什么要你转来转去,再叫你来一遍,因为你生得难看,老师们在争议,说他们评弹演员都是本色上台的,太难看当演员也不灵的,这个小孩到底要不要,嗓子是挺好的,长相太一般了,所以在讨论、争论,后来幸亏有三个老师极力赞成他进来,很大部分老师都说不灵不要,哪三位,蒋月泉老师、刘韵若老师、还有当时评弹团里的领导,他们三位坚持,说小孩长大后说不定会好看,嗓子好的,要的。这样子把他招进评弹团的。
        说他生得难看,和农村肤色比较黑也有关系的,还有一个,人比较瘦小,乡下的剃头师傅剃的发型比较差,放到现在这个头是时髦的,现在叫“蘑菇头”,当时他们小孩剃的乡下叫“马桶头”,再加上前冲后冲,他本来额头就有一点冲的,人也小,皮肤又黑,前冲后冲变得难看了,到了后来他已经说《三笑》了。有一次杨振雄老师把他叫过去,说范林元,你过来,他想什么事情,他四面看看他的头,手按按,奇怪,那个时候说你长得难看,前冲后冲,什么难看,一点都不难看嘛,说当时难看,现在在说最最潇洒的唐寅唐伯虎,难看的人可以说唐伯虎啊,这种人不懂的。杨振雄老师这句话倒是一针见血。
        而74届这批学员全评弹界都是相当羡慕的,为什么呢,因为他们进去以后都是老先生手把手教的,可以讲“奶水”吃的特别足,教他们的几位老师都是不得了,了不得的,弹词班唱腔老师蒋月泉,泰斗、弹词的说表老师严雪亭、大书的主科老师吴子安,当时那个时候赵开生老师、薛慧君老师,陆雁华老师、刘韵若老师都只是辅导老师,也都是名家,那时他们年纪轻,是两代人教他们一代人,怪不得他们74届这一批基本功扎实,有这么多老先生和名家手把手教。
        所以等学馆出来以后,他们评弹规矩要说长篇了,是和另外一位老艺人说《玉蜻蜓》,就是沈玲莉,沈玲莉是他们74界同学中女生第一个退休,所以是后来现在的老艺人。和他说《玉蜻蜓》,说过好几回的,跟苏似荫、江文兰,《玉蜻蜓》没说下去,后来沈玲莉嫌弃他,一个他的嗓子太高,他们两个人唱一副乐器的,男女双档唱一副乐器很少的,还有一个可能嫌他长得难看,生怕红不出,于是她就和别人拼档了,范林元倒还好,过了一段时间就和冯晓英拼档了,说《双金锭》,老师倒有三个,听书是听凌子君,崔秀华老师的书,但是脚本是记朱介生先生的。朱介生老先生是真正老前辈,不得了,和范林元太先生平辈的,朱介生先生他也说过《双金锭》的,他的脚本比较规范、比较传统的,所以团里要求把他的脚本继承下来,叫他们去学,那他就开始记脚本。朱介生他每天到团里来上班,他们三个人一个小房间,老先生年纪大了,性子也比较慢,本来他的性格也是“温温的”,慢吞吞、慢吞吞,他抽烟的,“初一一句,月半一句”,这个时候龙梦金对小姐看看,抽半根香烟,他问范林元你这句记没记好,范林元说早记好了,那么下面呢,那么小姐对龙梦金望,半根香烟,记没记好。
        这个肚肠根都痒了,一个月记了半回书,他和团里说这样不行,最后总算答应范林元说《三笑》了,冯小瑛(也作英)与别人拼档了,他和另外一个男同学拼男双档,《三笑》男双当也有的,比如华士亭和华佩婷,正式书还没排出来,他的这个男同学就转业跑了,他又是一个人,过了一段时间,冯小英和别人拼档觉得路子也不对,领导再把她调到他那里去,那么,才正式开始学《三笑》,正式范冯档《三笑》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