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摘集萃返回

评弹前辈艺人钟笑侬

发布时间:2020-06-09作者:来源:
                                                                                         评弹前辈艺人钟笑侬
                                                                                            2020-06-08
                                                                                   钟介琪 柳国荣
金钗十二斗娉婷,都是红楼梦里人。一自元妃归省后,大观园花满上林春。椒房集尽人间贵,好一位福寿无双史太君,她消受儿孙无限福,说道舞斑衣日日乐天伦。最爱孙儿是贾宝玉,风吹雨打她尽关心……
这是苏州评弹前辈艺人钟笑侬1961年在江苏省第一次评弹流派会演中,用别具一格的“马调”弹唱的《红楼梦》开篇,也是他生前留下的唯一一段时长6分03秒的录音,弥足珍贵。
钟笑侬,1898年出生于苏州一个评弹世家。祖父钟鸿声,是开讲《水浒》的评话名家。父亲钟柏亭子承父业,也说《水浒》。钟笑侬出生后,父亲给他取名钟鸿孙,意思是钟鸿声的孙子,要他传承祖父的评话艺术。1906年母亲病故后辍学,父亲带着9岁的钟鸿孙在江浙一带跑码头说书,过着漂泊不定、四海为家的生活。从小耳濡目染,钟鸿孙也喜欢上了评弹。
祖父、父亲都说大书,到了钟鸿孙,怎么不学大书学起小书来了呢?这与他的伯父钟柏泉有很大关系。钟柏泉,先是跟林汉扬学说评话《英烈》,后从“后四大名家”之一的马如飞学习弹词《珍珠塔》,是马如飞十二弟子之一。他常同时演出大书和小书,有书坛“文武状元”之称,可惜英年早逝,但留有《珍珠塔》的全部脚本,正是这部脚本促成了钟鸿孙的拜师学艺。
钟鸿孙不学大书学小书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人长得比较瘦小,丹田气不是很足,起书中大面角色时不太像,因此才放弃大书改学小书。学弹词要拜先生,光拜师金就要好几十元,有的甚至要二百大洋。钟家境贫寒,怎么拿得出来?钟鸿孙拜师魏钰卿,没有付拜师金,这多亏了伯父留下的这套《珍珠塔》脚本。当时魏钰卿是说《珍珠塔》承上启下的名家,但他的师父、同为马如飞十二弟子之一的姚文卿,因为种种原因并没有将全本《珍珠塔》脚本传给他。光绪三十四年(1908),魏钰卿在浙江嘉兴演出时,钟柏亭就把亡兄钟柏泉留下的这部《珍珠塔》脚本给了魏钰卿,但是讲好一个条件,就是要收他的儿子钟鸿孙为徒。塔王”魏钰卿为了补全《珍珠塔》中““二进花园”到“打三不孝”这些回目,就答应了。清朝宣统元年(1909),农历二月初二龙抬头这一天,12岁的钟鸿孙正式拜魏钰卿为师,学说弹词《珍珠塔》。两年后,1911年,14岁的钟鸿孙学艺结束,随父出门,初次“破口”说书,在浙江嘉善县干窑镇送书。次年,他与父亲同台越档演出。
钟鸿孙从小只念过三年书,文化水平低,在台上说唱,有时别字连篇,他自觉惭愧。一次在书场演出,散场后,他问堂倌,外面听客有何评价,堂倌说,人家都在笑侬,钟鸿孙听后索性就将艺名改为“钟笑侬”,以此自诫自勉。从此,钟笑侬一面刻苦学习钻研《珍珠塔》这部书,一面阅读《古文观止》《澹园诗文集》《韵学骊珠》等书籍,以提高知识学养。1914年端午节后,经师伯王效松介绍,钟笑侬在宫巷素有苏州茶馆书场“四庭柱”之一的聚来厅书场正式挂牌单档演出,独当一面。之后,他经常奔波于江浙码头,往返于苏沪之间,蜚声书坛。为了进一步提高自己的书艺,1917年春,二十岁的钟笑侬还专门师从徐咏菊读书。钟笑侬的说表细腻,用词典雅,所唱“马调”别具一格,在苏州评弹史上有其独特地位。
1928年至1940年,钟笑侬常住在上海说书,并开始收徒授艺。蒋月泉初学评弹,拜的第一个先生是钟笑侬。1934年夏天,钟笑侬当时住在上海格洛克路(今柳林路)老雅庐书场附近的一条弄堂里。经朋友介绍,钟笑侬收蒋仲英的儿子、17岁的蒋根生(蒋月泉原名)为徒,说好拜师金80元,先付50元,待到抄脚本时再付30元。蒋仲英当掉老母亲压箱底的一串珠花,才凑足铜钿,拜师成功。蒋月泉在钟笑侬那里只学了三个月,大白天他跟着先生去新闸路一家书场听书,说完书先生乘黄包车到大世界说下一档,他就乘14路无轨电车赶到那里继续听书。除了听书外,钟笑侬还让他的大师兄倪萍倩教他弹琵琶、三弦。蒋月泉会唱的第一只开篇《宫怨》就是大师兄倪萍倩教的。但是,蒋月泉不喜欢《珍珠塔》这部书,于是改投张云亭门下,只要30元拜师金,学说《玉蜻蜓》。《珍珠塔》脚本他也不要了,30元也没有再付,钟笑侬也同意了。
弹词《十五贯》,又名《双熊奇案》,钟笑侬在向魏钰卿学说《珍珠塔》之后,又向马如飞的外孙、清末民初较有影响的“三卿档”之一的王绶卿学说《十五贯》,把《珍珠塔》作为“面子书”,《十五贯》作为“夹里书”,轮番在江浙沪一带演出。
1955年,钟笑侬破除门户之见,又把弹词《十五贯》传给了评弹名家严雪亭,还将珍藏多年、先生王绶卿病中所著的《十五贯》原稿脚本,一本不留给了严雪亭。虽然那时已经不行磕头,没有举行拜师仪式,但是严雪亭还是十分敬重钟笑侬,一直把他当成业师对待。2月中旬,钟笑侬应严雪亭邀请,寄寓沪上两个多月,每日上午九点开始,与严雪亭一起讨论提纲,商量如何整理改编《十五贯》。返苏后,钟笑侬呕心沥血、伏案写作,连续改写88天后,因病搁笔。1956年因与人合作演出《十五贯》,不得不继续续写。至9月12日,前后历时8个月,终于改写完成。光初稿就用钢笔工工整整写满30多本练习簿,约30多万字。整理改编后的《十五贯》,删除了一些枝蔓,增强了思想性,使人物形象更加鲜明,细节更加丰富,语言更加生动,达到了较好的艺术效果。严雪亭后来在无锡五福楼书场演出,日夜客满,甚至出现了听众彻夜站在书场门口等退票的场面。江苏省文化厅还派专人用钢丝录音录下了他说的全本《十五贯》。
1959年,钟笑侬被江苏戏曲学校聘为教师。任教期间,他认真备课,写了《评弹音韵褉子底本》等好几本讲课笔记,并和王畹香等老师一起,对孙扶庶、孙世鉴、庞志英等三四十名学员的说表弹唱点评打分。这期间,他还创作了歌颂史可法、文天祥、韩世忠等十多位民族英雄的故事开篇。钟笑侬所生一子名孟玉,青年夭折,膝下介玲、介琪两个孙女,取麒麟之意。钟笑侬“文革”前退休,于1981年6月1日离世,享年84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