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摘集萃返回

缅怀 | 纪念朱慧珍先生逝世五十周年(一) 原创: 萌面习习 听书闲话

发布时间:2019-06-28作者:来源:
                                                                                          缅怀 | 纪念朱慧珍先生逝世五十周年(一)
                                                                                             原创: 萌面习习 听书闲话 6天前

        今年是朱慧珍先生逝世五十周年,好友马黎策划举办一场“慧心清韵希世奇珍”——纪念朱慧珍先生经典名段演唱会并嘱我谈点想法。


 
        朱慧珍是我敬仰的艺术家。在苏州评弹中,我认为她不仅仅是女演员的佼佼者,还是所有演员的佼佼者。朱慧珍的艺术作品悦耳动听,意境悠远,艺术感染力极强。而艺术感染力,应该是评价艺术家水准的首要标准。一位友人说的对:艺术只有高低,没有对错。孰高孰低,起关键作用的,就是艺术感染力。


 
        哪么究竟什么是艺术感染力呢?比如你听朱慧珍弹唱的《宫怨》,除了感觉到声音、旋律、唱腔、吐字的美之外,还能够被她营造的整体氛围吸引,从而心随意动,渐入佳境。前半部分来源于艺术技巧,后半部分是由理解能力决定的。在我看来,艺术感染力的构成就是理解和技巧。没有高超的技巧,不能称之为高于生活的艺术;但如果没有更为高超的理解,技巧始终只是技巧。


 
        第二个标准,我觉得应该是艺术多面性。这里的多面性,一方面是指会的多,能文能武,能够独当一面。在戏曲里这个大概叫“文武昆乱不挡”。另一方面是要求演员会的再多,表现得再丰富,也不能失去自我。要让人家一听就知道是你,是你的多面性,而不是多面性的你。从建团开始,朱慧珍有机会和众多艺术家合作演出。作为下手,她总是能够在融入上手艺术风貌的同时,不失自我个性。这是非常难得的。
 


        遗憾的是,由于英年早逝,朱慧珍先生的舞台风貌戛然而止。舞台风貌,尤其是步入晚年之后的风貌,恰恰是第三个标准。有的年少时英气勃发,中年时厚积薄发,晚年却未必老树新发,这是有缺憾的。慧珍先生从六十年代后就多年患病,最后一段可听到的录音是1965年的《渔村夜歌》。这首开篇她弹三弦演唱,端庄大气中又保持着一贯的秀美,质朴流畅,可亲可敬。很无奈,权以此来遐想她晚年的舞台风貌吧。


 
        评价艺术家水准的最后一个标准,是艺术贡献。艺术贡献的形式有很多,比如开创说表风格和流派唱腔,比如创造伴奏体系等。这既是艺术家对这门艺术的反馈,也推动了这门艺术传承延续,更新发展。中国传统艺术靠的是“口传亲授”,弹词作为语言艺术更是如此。朱慧珍从五十年代中期和蒋月泉拼档合作后,在各自艺术风貌成熟的基础上,又形成“蒋朱档”的独特艺术风格,誉满书坛。说《玉蜻蜓》、《白蛇》的后来者,以他们的艺术风格为参照,从学习到模仿,从立足到延伸,形成惯例。不管有没有机会得到过亲授,也不管是否承认,慧珍先生总是默默走在你们前面,期待超越。
 
        弹词是拟人拟物、拟情拟境的艺术。对于从业者来讲,理解能力首先要强,其次在创作时要充满想象力,关键各种美好设想都要再现,实在太难太难。即便如此,恐怕也没有真正完美的艺术家,只有无限接近完美的艺术家,这大概就是“艺无止境”的最终含义吧。
 
        高超的艺术家无法复制,更无法再生。以此短文纪念我心中的艺术家朱慧珍先生。
                 2019年6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