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摘集萃返回

从普通工人到评弹业务专家 --纪念呂新康先生

发布时间:2018-08-23作者:来源:
                                                                                                 从普通工人到评弹业务专家
                                                                                                  --纪念呂新康先生
                                                                                                             凌子君
        呂新康,他那常年纹丝不乱的髮型,裤线毕梃,皮鞋铮亮,夏天手执一把折扇,冬天手捧一杯清茶,给人的印象是一位颇有资质的评弹演员,其实他是一位地地道道的产业工人。就是这样一位普通工人,凭着对评弹的热爱和研究,成了一位评弹界公认的评弹业务专家。
        新康的老家就在南市老西门,附近有家西园书场。他的邻居中有一位著名评话名家叫吳子安,也许受这位吳先生的影响,新康自小就是西园书场的座上客。50年代中, 20岁刚出头的新康,被分配到闵行的上海电机厂当了一名工人。当时的闵行属上海市郊新兴城镇,除了一条古老的老街,只有一条刚新建的"闵行南京路“一号街。当时交通不便,工人都住集体宿舍,每周厂休回家休息,则由厂里派车接送。那么工人们下班后的时间怎么过呢?有关方面建造了一座设备较好的工人俱乐部,内中有一爿比闵行老街茶馆书场设备良好的新式书场,经常邀请江、浙、沪评弹演员前去演出,內中不乏评弹名家。新康及他的一些朋友,对此极为高兴。上日班的,就听夜场;上夜班的,就听日场。数年间这家俱乐部书场培养了一大批评弹听众,其中的许多人成了终身的评弹"粉丝″,新康就是其中之一。
        新康说:令他印象最深的就是与凌文君老师的一段交往。凌文君与其女儿凌文燕合作,1958年在闵行俱乐部书场演出,新康及其朋友们对凌先生的艺术赞不绝口,每场必到,甚至连厂休也不回家,要去书场听书,生怕漏掉一回。在交谈中,新康知道凌先生和吳子安是结拜弟兄,谈话又多了个话题,加上凌先生为人风趣隨和,所以新康及朋友们一有空便往书场走,业余时间都泡在书场里,和凌先生一起饮茶、聊天、谈艺,凌先生则与他们讲讲评弹的演变及历史掌故,聊聊评弹艺术的方方面面,以及场方在评弹业务安排上的优劣和礼义等等。不久他们便成了忘年之交,常来常往许多年。不多几年,新康在俱乐部书场还认识了许多评弹演员,有不少成了他的要好朋友,这为他后來成为书场业务高手创造了优势条件。
        改革开放以后,在闵行的红梅公园里突然冒出一家红梅书场,这家书场就是呂新康及其朋友们创办的。那时工人俱乐部己被拆除书场没了,工人们要去老街听书,路又太远,于是这些渴望听书的"书迷″们就与园方沟通,园方只需提供场地,其余事务均由新康他们全包,园方同意了。于是呂新康便和朋友们把书场佈置齐全,霓虹灯招牌也高高装起,每到夜晚,彩光四射,为一号街红梅公园增添了不少光彩。新康负责业务安排及演员的接待工作。红梅书场的开办,给当地的书迷提供了极好的听书场所,请來的演员又极受大家欢迎,书场业务节节上升,还常常客满加座,不久便成为闵行地区的重要书场。
呂新康终于退休了。他离开了闵行回到老家,又因老西门动迁,全家搬到了宝山大场地区大华新村。大华新村是新建小区,当时没有书场,若要听书又得乘公交车赶往市区,或乘车去大场老镇,路也不近。于是新康和几位热心评弹的朋友,四处寻觅,要在大华地区创办一家书场。终于在大华新村的“龙珠苑″找到了知音。这是位当地的领导,也是评弹爱好者,于是一拍即合。"龙珠″一方委托新康全权负责建立书场,新康因为有了红梅的创办经验,驾轻就熟,从选址到装修,从书台到宿舍、场内桌椅供水,都有新康和这些朋友一手操办,请先生联系业务的重担仍有新康负责。龙珠书苑开业后才几年,便声名雀起,许多市区的听众也慕名纷纷赶来听书,业务蒸蒸日上,有时一票难求。许多评弹演员也为能进上海龙珠书苑演出而感到臉上增光。常有人询问:龙珠的业务是谁安排的?真有本事!于是吕新康的名字在评弹界及听众中传佈开来,夸他业余的评弹业务专家!“江、浙、沪笫一届青年演员进修班”,也挑选龙珠书苑作为培训基地。上海市文广局领导及众多评弹艺术家都到龙珠去为青年演员授课,进修班取得了园满成功,并得到各方点赞,呂新康也功不可没!
        2012年新康病了,可是他人在医院,心还记挂着书场。在医院发病危通知的那一天,他还打电话给我:①:凌兄,六月上半月的业务别忘记。②:原定六月下半月的演员因开刀不能来场演出,我己无力再去邀请演员顶替,场子不能停演,请你帮忙连续下去,一直演到六月下半月,好在你的《描金风》书长足够,听众也欢迎你,拜托,拜托!面对老友的要求,我便一口答应,并请他多多保重。
        6月1日凌子君准时进“龙珠”演出,新康也发来短信:一是表示欢迎,二是因病不能前來迎接,致歉。这时,他己病重如山,却未忘记书场的业务及书场礼义。过了几天当我要去医院探望时,不料传來新康病逝的消息。听众闻讯也极为悲痛,全场为他沉痛致哀。愂几天,他的家人带来了他的临终嘱托:已安排联系妥当的下半年的业务安排,这是个笔记本,详细记录着将要来龙珠演出的演员、书目和档期。一位业余的、完全是尽义务的书场业务负责人,能如此尽心尽责,在病危时考虑的不是自己,却是他终生热爱的评弹演出、书场信誉、听众利益,在最后时刻又把“龙珠本年度业务安排计划本”交给书场负责人。这样的敬业精神,值得我们每一个评弹界专业人士向他致敬、向他学习!
                                             2018年8月于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