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摘集萃返回

评话《唐•三彩》之三彩

发布时间:2018-08-07作者:来源:
                                                                                                  评话《唐•三彩》之三彩
                                                                                                             海 弦
        评弹界有谚云,“大书一股劲,小书一段情”,说的是评话擅长于演绎 “金戈铁马 ,气吞万里如虎”的激越场面,而弹词则工于舒描“小桥流水人家,断肠人在天涯”的细腻情感。然而,日前上海评弹团推出的由评话演员吴新伯偕弹词演员程艳秋、王瑾联袂献演的评话专场《唐•三彩》却给人以完全不同的感觉。
      《唐•三彩》由“桃花之盟”、“雨夜之变”、“甲子之恋”三回书组成,分别叙述了萍儿与柳生、太平公主与李隆基、倪红与郭大贵三段情仇恩怨的感情故事,从三个侧面反映了唐代女性在青年、中年、老年时期缠绵悱恻、坎坷曲折的人生命运,故创演者以我国著名的物质文化遗产“唐三彩”为谐音而题名之。应该说此举颇匠心独具。然而,在我心目中,是场表演从评弹艺术角度看,也是绿白黄三色斑瓓,搭配和谐,可谓之评弹的“唐三彩”。
        三彩之一,评话演员说小书。作为此场编剧与主演的吴新伯是知名的国家一级演员,师承评话名家顾宏伯、吴君玉、沈守梅,擅说长篇评话《水浒》、《綠牡丹》等,表演上挥洒自如,面风传神,动作开放,善结合当代前卫用语放噱,颇具海派大书风格。其创演的中篇评话《野狼谷传奇》、《战马赤兔》等,也均显现出气势强劲、冲突激烈、动作乖张的大书风格,然其在这次的三回书中却一反常态,“大脚装小脚”,改演充満柔情断肠、爱恨交集、生死相恋的小书式感情戏。令人击节称奇的是,在第一回书中,他居然反串女角萍儿,用一方手帕,配之以或喜或嗔或惊或悲的眼神,以及摇曳多姿的肢体语言,恰如其分地展演了一位情窦初开而又迭经折磨的唐代少女形象,实可谓令人刮目的创新一彩。
        三彩之二,弹词演员说大书。与之相映成趣的是,两位著名弹词女演员也不带伴奏乐器、以“评话”姿势加盟登场。实力派中年演员程艳秋曾在《珍珠衫》、《假婿乘龙》、《蒋氏夫人》等长篇弹词中表演过各色感情丰富的女性,此次与吴拍挡中,非但挟其长期放单档的功夫,以上手总揽说表,还反串柳生男主角,时而风流倜傥,时而绝望痛嚎,期间虽无听到所擅唱的严调、杨调等,但依然可从她那一张嘴说尽的评话表演中领略到人间悲欢。另一位国家一级演员王瑾师从蒋云仙,擅演《啼笑姻缘》、《孟丽君》、《三个侍卫官》等长篇弹词,亦曾为放单档好手,说唱俱佳,艺风新颖。这次在第三回书中,她充分应用说表、面风及起脚色等表演手法,生动地塑造了一位苦等情郎六十年、又深明大义决然而别的茶馆女主人倪红,在与吴新伯所演的外粗内细的郭大贵将军搭手书中,配合默契,演来感人至深。
       三彩之三,海派艺术展新辉。这次演出,主办方别出心裁地邀请了上海京剧院优秀青年演员李文文和乐师周毅加盟。首回书尚未启之时,便以悠扬委婉的曲笛先声夺人,引出“人面桃花相映红”的柔情开局;其后场次,或大三弦,或 琵琶,均以协调的音响极尽拱云托月之能事。更值得关注的是,分别以清丽婉转的朗诵和轻柔飘逸的昆腔及通俗歌曲,作为三回书首尾的“鸡尾酒” ,令人回味无穷。应该说,这不但起到了穿针引线的审美纽帶作用,而且其所咏唱的由崔护、元稹、李白、李翶等唐代大诗人所作名篇佳句,对诠释和深化整个书情,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
        青葱旖旎的爱恋、浓墨重彩的争夺、怅然若失的重逢,这是中篇评话《唐•三彩》所讲的三个凄美动人的故事,但透过它,我们看到的是一种蕴含了海派文化海纳百川、标新立异的美学思考,看到的是评话与弾词这两门兄弟艺术扬长补短、相得益彰的有益探索,看到的是新时代评弹艺术在传承基础上的创新追求。
                                                                                                                              2018年8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