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摘集萃返回

评弹有气息

发布时间:2018-01-11作者:来源:

                                                                                           评弹有气息
                                                                                                 劳尔多
        我听过了几十年评弹,到老也还朆入门。以前评弹很民间,大家都会听。现在评弹“非遗”了,被认为比较高雅。我当然一直在听评弹。管不得民间、高雅与否,还是时髦的民族、世界一说,我听评弹欢喜听经典听气息——也就是说听经典中的气息。
        蒋月泉、杨振雄、张鉴庭气息高贵深长。气息其实无妨说即是这些大师们所创造的评弹音乐艺术形象的另一种说法。蒋月泉气息“官正”,他的评弹音乐形象踏出来蛮有风度,声腔唱出来是字字句句都要落在板眼上头,好像领导干部作报告一张口必然有板有眼,榜样群伦的那种。杨振雄是“正气歌”,他那儒雅音调如老古派知识分子态度,而在唱英雄人物时他对气节凛然的豪迈进行的表现简直舍我其谁、哪个能比。张鉴庭是“刚强气”,靠他弹眼落晴响弹响唱而唱响起来的评弹人物中,何止于“高大上”三个字,先勿先,林冲中的张教头就是藐视群小、强人一头,抗战时的钟老太显得巾帼刚烈、超级感人,哪怕丑八怪苏州的颜大官人一样被他都使足了软硬劲,将那气息拿捏得来服服贴贴。
        女演员一块则是群英芬芳,可谓个性分明,更加气息淋漓。——“金嗓子”朱慧珍清雅美声到了古朴今风的程度令人点赞称绝、而她的女生后学张建珍则清丽柔美使人回味无穷,周红的委婉缠绵叫人落下眼泪、盛小云明快高拔老是激动人心,蒋云仙的乐呵呵吸引耳目、侯莉君的笃悠悠修炼情性、邢晏芝的情切切独领风骚、魏含玉的稳扎扎大将风度、侯小莉的亮莹莹青出于蓝,王月香的怒冲冲催人心焦、施君亚的哭哩哩扣人心弦、朱雪琴的急忙忙最为调皮轻松。
        评弹有气息,叫我区区一个老听众哪哼数得过来。但不过心里熬勿牢,不能不来数一数评弹艺术气息的家珍。
        小时候特别欢喜听苏州评弹团金凤娟的“老俞调”。金凤娟满唱满腔,气息好,有“欲与天公试比高”的夸张。她是和金月庵兄妹档弹唱《玉蜻蜓》的故事,“徐元宰庵堂认娘”一向脍炙人口,赛过用他们“三寸不烂之舌”的两张嘴巴说唱出来的情感大片连续剧,教倷心心挂念牵记着最终结局。
        实在谈不上艺术细胞,我们“瞎听听”的这一族欢喜的是闹猛。有气息就好。金月庵的小阳调,有点怪,听起来气息蛮有意思,用北方人的说道叫做——回来转去地就是弯弯哩个绕。金凤娟唱徐元宰,真个有噱头,抓得牢耳朵,就让听众在心里向留下了印象。我最最要听——她哭着调头唱的哪一声徐元宰的“哦呀”,个末叫煞念。我也在自家楼下天井里偷偷地学过她唱“哦呀”,唉哟喂,金凤娟是在唱花腔呖呖莺声,啥个气息喔!我呢学唱得成了歪嘴吹喇叭一团邪气。听——她一声哦呀,拖足长腔,连发高音,气穿肺腑,撕帛如裂,把小小年龄徐元宰的爱恨情仇,唱了个天荒地老般苍凉,哭了个五内俱焚般心伤,聆听者悸悸惊心,感受者栩栩动容,会觉得耳目七窍被某种天人合一的一气呵成在满满当当地包围。嗯,一气呵成中这评弹的气息——从肉眼看不出的圆心出发了,由声音听觉调弄圆化成了的心灵作用在路上,于是乎,统感起来评弹艺术美轮美奂的靓丽圆周,划圈圈——划圈圈——划圈圈:一圈接一圈、一圈连一圈、一圈当中还有一圈,圈圈相辅相成,曲曲相映成趣,如歌似诗是画,歌唱、诗情、画意出了个浑然天成般的评弹气场;所以一代宗师蒋月泉在唱评弹、教评弹、议论评弹时往往是尤其讲究气息的重要。
        徐丽仙所唱出的评弹气息超凡绝伦。只记得苏州园林中的评弹之气,活生生,鲜渍渍,神秘秘,最最浓郁的就要算徐丽仙。比如拙政园,远香堂斜角对面的茶室,经常会为游客们放出来评弹的唱腔,可称得相当内行,因为一直能听得着徐丽仙的唱。
        拙政园秋冬时节厉风刮愁似的回响在茶室四旁的那位林黛玉弱不禁风的踉踉跄跄、跌跌冲冲、摇摇晃晃的曲调,一听便定是徐丽仙在唱她的林黛玉。靠近了远香堂对面的那个茶室,《焚稿》《葬花》的气息,舒缓中全本音乐哀沉,不舍里早已抛弃贻尽,徐丽仙搀牢着林黛玉,走进了告别仪式。走一步、唱一步,停一步、哭一步,为了人生的叹息一场痛苦的未了情,为了落花的表露一副可惜的好心肠,噢哟,偌大一个苏园中名头最响的拙政园,竟真地物换出了那一处快要陷地塌天的被苦雨凄风飘摇着的潇湘馆——让林妹妹丢下了魂灵性的地方。
        徐丽仙悲悲切切恸唱林黛玉命比纸薄,似乎附着给黛玉在其不幸身世、痛苦遭际、爱恋失意等等一应之上的心象万千、情结纠缠,永远定了格,不得再修改。潇湘妃子厉害了!她魂灵附体从徐丽仙的唱中就这样走了出来走出来了她活的形容面貌,她活的形容面貌若即若离似散似聚反映在了徐唱中痛珠苦玉、悲泪惨涕的不忍闻睹,她便故而信息相通地引导了、推拉起、顺逆着、远延地、深透到徐丽仙的唱而将其圈圈团团围成了氤氤氲氲、影影绰绰、清清浊浊且又浸没在了它们中间以相攻、以相交、以相融之气息。无论怎么说,艺术的气息有着生命,终归要走在那命运环节般——种根、发芽、开花、结果——的路上。既轮回往复,又生生不已。经久不衰像林黛玉的艺术形象生动活着,传承有致像徐丽仙的艺术气息一径流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