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摘集萃返回

惊一曲“翔调”

发布时间:2017-11-19作者:来源:

                                                                                             惊一曲“翔调”
                                                                                                    劳尔多
        任康龄老先生发给我评弹录音,物稀为贵的那些。我是第二次时换了邮箱他才发成功的。往返重复之间多耗费掉的辰光,致使我渴望“快听为盼”的加紧。
        我对任老先生这位“评弹达人”好意盛情的感谢,就是赶快动作打开了电脑。
        随随便便去点开徐天翔唱的《杜十娘》开篇。由于太无意,便不会在意熟悉也能起变化。于是更加大吃了一惊。这一惊溢出三层心理:惊诧,惊疑,惊喜。
        诧——这是徐天翔?遂肯定:徐天翔,正是徐天翔。我的惊诧是,不太像我熟悉极了的徐天翔。听上去,有点温吞水。唱腔不大起伏,声线趋于静态,伴奏不动声色,三弦便老是叮叮咚咚,或许为着——托起杜十娘许久压抑的气鼓鼓。
        疑——这是“翔调”?真倒有点吃俚勿煞了。是“翔调”,“夏调”?还是?
        喜——原来这是“老翔调”,是的,带“夏调”的“翔调”。我以前一径听惯了“新翔调”,欢喜高大上,睽违“老、真、灵”,难免就会得有“一个突头呆”。
        疑与喜之间所以没有过渡,只要是“翔调”就不大会逃过我的两只老耳朵。
        原来徐天翔早先也是唱得那样子平伏。后来“新翔调”中的版本他唱得好多是激昂、冲动、不平静。蒋月泉,徐天翔,邢晏芝,他们唱的《杜十娘》我都耳熟能详。思量起他们,我再判断徐天翔此曲唱法,既不像蒋月泉,那种泰斗人物才有的官正、肃然,使杜十娘派头一荦。也不是邢晏芝的呖呖莺声、出神入化,让杜十娘“女英雄般”地高潮迭出。私底下我倾向,徐天翔取了布尔乔亚小知识分子一样的心情,故   而他所唱的杜十娘,欣赏中可惜,可惜中无奈,无奈中平静。
        我听得蛮真,笃悠悠腔里,徐天翔发动着许多形象的表达:杜十娘当然不仅楚楚动人,她自叹命薄却是不得不如此,也不得不要叫人跟她落泪。凄凄惨惨戚戚中,杜十娘原本的悲伤,达到了让人听不出真切的程度,这是艺术家爱用的“遮身法”。杜十娘即将告别“四大皆空”,暗头里,“十八个画师画勿像”,心理活动必然在大起大落。身世、人格、性情被指定,骨子里,还是青楼女子悲苦深渊了的冷艳的愁美。  强强弱弱、遮遮藏藏,毕竟杜十娘是女流之辈,学不得男子如李逵那样,操起了板斧就要杀将起来;明明晦晦、影影约约,爱情实在有忒重份量,可是怎能与李郎再去理论个啥;真真假假、收收放放,杜十娘最后决心了走向毁灭。毁灭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她给世人看——徐天翔他就是唱出来这样的吧。
        评弹是慢生活,道理都懂的。急急吼吼拉直喉咙就卖调头的,实在是蛮多蛮多。那种唱法根本就是与“评弹艺术最讲究味道”的信奉——逆面冲。徐天翔用收拢得住的小嗓子,含蓄得深、爆发得当。慢,慢慢交,徐天翔节奏在唱舒缓,运腔中尺寸以下,速度不进行变奏。慢得缓才发得急,稳得牢才突得出,低得住才唱得响,阿是这样的道理。高级的评弹艺术家那个通吃不了这一手“活儿”。
        徐天翔唱着小女子杜十娘捂在胸膛没有发送出来的声音。评弹的高妙终于来了,因为声音表示着一切,这里面的一切是艺术家追求的手段和目标,也是在他唱出人物精气神的同时,自信地表现他自己的“法不传六耳”。
        徐天翔的杜十娘:她只是用看不起的眼神“怒斥”李郎这厮——你这负情郎远远地给我靠边去吧;她一步一步直拔直走到了船头,她一把一把只管痛快淋漓着抛洒掉百宝箱里的金银财宝,什么价值连城异寻常,什么粪土当年万户侯,什么自赎身躯离火炕,她用自己的手自己的心自己的眼泪自己的血液埋葬了自己被别人叫做爱情的自己得不到的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