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摘集萃返回

明月清泉 古树新枝

发布时间:2017-11-19作者:来源:
                                                                                             明月清泉 古树新枝
                                                                                             ——观聆“寻找·蒋玉泉”大型评弹专场有感
                                                                                                                    2017年11月18日  孙光圻
 
  ◆ 孙光圻


当我在夜色中离开灯火阑珊的东方艺术中心时,那质朴大度、旋律优美的蒋调依然萦绕不绝于耳,它宛如一轮银辉泻地的明月,悬挂于评弹艺术的上空;又如一股奔腾激荡的清泉,流淌在评弹粉丝的心田。上海评弹团日前联袂江浙沪名家和优秀青年演员在这里献演了纪念一代宗师蒋玉泉诞辰100周年的大型评弹专场——《寻找·蒋玉泉》。举目望去,蒋派评弹艺术恰如一棵苍劲挺拔的参天大树,正以其勃发的新枝繁叶迎风摇曳。
这场盛演略分四大板块,它以新时代的视角,运用时空变幻的蒙太奇舞台背景,寻找蒋大师对传统评弹艺术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的艺术人生,彰显了蒋派评弹艺术门墙高宏、后继有人的传承新态势。 
一是“追风”
抓住了“出道”和“收官”两个时间点,尽现了蒋大师与时俱进的审美思考和艺术创造。上世纪30年代,他在“空中书场”以一曲“半轮残月夜深沉,照遍天下儿女心”的《离恨天》,拨动了多少失恋男人的心弦,也奠定了飘逸潇洒、讲究情愫的蒋调基韵。而其晚年代表作之一的《农讲所里教诲深》,则以稳健老到的蒋调唱出了这位老艺术家“历尽风霜不畏寒,策马扬鞭不下鞍”的拳拳初心。特别值得赞赏的是,其中“春风绿了白云山”的二五字结构开篇首句,蒋月泉大师为跳出传统巢穴,闭门研听邓丽君的流行歌曲《小城故事》达一周之久,终将“春风”二字的起调由“念起”改为“唱起”,极大地丰富了评弹的审美感染力。
二是“逐日”
抓住了从旧艺人向新艺术家转型的历史轨迹,以一系列亲自参与创作和演出的评弹经典精品,尽现了蒋月泉在艺术道路上追求光明、探索真谛的雪泥鸿爪。如通过《夺印·夜访》《海上英雄·游回基地》《白求恩·赠刀》《人强马壮·接归》和《王孝和·党的叮咛》等开篇和选曲,充分演示了蒋派唱腔重情着意,并从平稳徐缓的慢中速,向节奏明快、意蕴清新的“快蒋调”和“女蒋调”扩展的演化过程,彰显了蒋派唱腔可以得心应手表演各种时代风貌和人物性格感情的艺术定位。
三是“听泉”
抓住了对传统评弹经典书目的改编,尽现了蒋月泉传承非遗文化时,在尊重动态性与活态性伦理原则方面所作出的历史贡献。比如《玉蜻蜓》和《白蛇传》在晚清时已是“前四家”陈遇乾、俞秀山等所弹唱的名曲,因人物鲜活,情节离奇,深受广大受众追捧。然其中也不乏封建没落的迷信思想和伦理道德,故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蒋月泉与专家,根据推陈出新和扬优弃劣的精神,对其进行了脱胎换骨的改造,非但使之焕然一新,精彩有加,也成为蒋派艺术的扛鼎之作和评弹园地的瑰宝精品。这次专场中演唱的《玉蜻蜓·智贞描容·庵堂认母·厅堂夺字》和《白蛇传·上金山·赏中秋·》等选曲,淋漓尽致地展示了蒋派唱腔长于抒情,精于音律,优于意蕴的美学特征,其强劲的艺术冲击力使全场观众为之击节,为之陶醉。
四是“观海”
抓住了对不同艺术品种和流派营养的吸纳和消化,尽现了蒋大师海纳百川的艺术胸襟和创新法则。评弹是一门以说唱为主的综合性表演艺术。蒋大师天赋聪明,视听广博,其艺术流派的肇启和完善就是一个与中外艺术因子内引外联的交融过程,也是一个与评弹其他艺术流派相互渗透的互动过程。如知名的丽调、尤调、张调等唱腔的形成与发展,均含有蒋调的音乐审美成分。这次演唱会上听到的开篇如《战长沙》《杜十娘》《王十朋·参相》《情探·梨花落》《莺莺烧夜香》《沁园春·雪》以及略有沪、京剧风韵的《宝玉夜探》《林冲·长亭》等,使人对蒋调宽广的艺术表演力和运行轨迹,平添了由衷的仰慕之情。
综观全场演出,除上述四大板块外,首尾的设计也可圈可点。其《序·回眸》,以极为悠扬徐缓的蒋调音色,颂唱巡礼了蒋大师不平凡的艺术生涯,抒发了后人发自内心的敬思之情;其《尾声·百年》,由全体老中青演员悉数登台演唱,当剧场上空响起蒋大师那曲脍炙人口的《梅竹》开篇时,观众的眼帘前不但掩映出大师梅质高洁、竹心挺拔的巨大身影,也领悟到蒋派艺术繁花似锦、桃李芬芳的美妙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