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摘集萃返回

今夜几近空场

发布时间:2017-09-25作者:来源:
                                                                                               今夜几近空场 
                                                                                                             一壶碎月
             
                                                         场空,人气可以不空;人少,快乐可以不少。名家在场,就是如此。
  
       对演员来说,台下观众满场,掌声连连,这是荣耀。演员登场,场下空空,又会怎样?
       哭笑不得,尴尴尬尬,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就缺地洞钻了。这个话题同当事人讨论过。
       同学聚会,师生相逢,很是开心。当年我和我的学生评话名家姜永春,在钱塘茶人茶楼,有过一次促膝长谈。读书时,他是一位勤学好问的优秀学生,一表人才,有文艺天赋。后考入江苏省评弹团,随金声伯学长篇评话《武松》;拜马逢伯为师,习长篇评话《包公》。
       “风风雨雨几十年,在艺术路上怎么走过来的?”
       “要说的话很多,讲一件刻骨铭心的事吧。”
        当年金声伯在码头上演出。一天突然有急事,要永春去接场。匆匆忙忙赶到现场,书场前水牌上写着金声伯开讲《武松》。匆匆忙忙把海报上演员改写成姜永春。这么一变化,听众不买账,等他上场,只是一个空场子。台上:一人、一桌、一椅、一壶、一醒木;台下:三位听众。环顾四周,空空如也,成了只见座位不见观众的空场。这对一个刚出道的年轻演员来说,实实在在当头一棒。这是怎样一个胆战心惊?坐在书台椅子上,面对寥寥无几的听客,是开讲还是不讲?什么叫磨难?什么叫“手足无措?此时此地此景才知道!”永春感慨不已。至于如何开场、如何开讲和收场,事后完全记不清了。
       一段时间,晚上睡不着,空空荡荡场子浮现脑海。有了如此刻骨铭心的经历,知道前程多磨难,道路多坎坷。吃饭本事多重要,艺术名声多关键!于是,一门心思学本事,吃苦忍怨练功夫,踏踏实实走稳每一步:才有今天的国家一级演员、省评弹团团长姜永春。
       今夜空场,对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是刻骨铭心;对一个见多识广的名艺人,又是怎样?
       上世纪五十年代,苏州人民路闾邱坊巷北,有家蛮大的书场,叫“彩云楼”。彩云楼下午有两档书,四点半结束。
       因果巷尚志小学离这家书场近。下午四点前放学,住在因果巷的同学会去彩云楼听散场书。当时有个规矩,下午书场快散场前,会开大门,让闲散听客进场立在场边听。
       时间一长,我们同看门人混熟了,有时场内不客满,会有意无意,让我们坐在最后角落里听。
       有一次,正是台风,天气不好。下午四点钟多,场内听众担心下大雨,三三两两,开始离场。这档书还未结束,果然下起大雨。看门的是老板的娘舅,叫我们四五个小朋友过去说,回去同爷娘讲,晚上书场请客,让我们去彩云楼听书。到家同父母一说,大人都懂:晚上是大响档顾宏伯说《包公》,场内听客少,双方会没面子。
       入夜,果然风雨大作,大雨倾盆。
       家长开始反悔,不让我们去了。弄得眼泪鼻涕嗒嗒滴,好话说尽,保证读书认真,考试考好,才放我们结伴而行。冒风雨到彩云楼,进场一看,老猫只有五六只,加上我们三四只小猫,很大的场子,大人小孩不到十人。直到看门人把开场铃声摇响,再也没有人进场。
       一表人才的顾宏伯先生,笑呵呵上书台:“狂风大作,大雨倾盆,诸位能来彩云楼捧我顾宏伯场,着实开心,多谢多谢!”一个抱拳作揖,听客兴致勃勃,引来一片拍手声。他说,“今天晚上天气关系,老虎灶停了。我这里有两热水瓶开水,放在台前。要冲茶不要客气,上来冲好了!”这样一说,听众不感动也难。什么是名家,三言两语已经清清楚楚。
       于是,开讲“阴审郭槐”。他说,阴审,就要在这样风雨大作的气氛中开讲,大家会有身临其境的感觉。
       顾宏伯使出浑身解数,上蹿下跳,把个阴曹地府各色小鬼,演得活灵活现。风呼呼,说书人口中的郭槐明白,冤鬼,饿鬼,更有女鬼在寻他报仇;雷声隆隆,走投无路的郭槐知道,锯解刑、油锅煎,就在他面前。
       顾宏伯模拟的一阵阵阴风,加上场外呼呼叫的寒风,台下老老少少十只猫,也缩缩势势好像去了阴间。既吓吓抖抖又兴致勃勃,听得煞煞念念。
       场空,人气可以不空;人少,快乐可以不少。
       名家在场,就是如此。
                                                                                                                           转载自《姑苏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