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摘集萃返回

听不厌的《玉蜻蜓》

发布时间:2017-09-11作者:来源:

                                                                                           听不厌的《玉蜻蜓》

蒋月泉与江文兰拼档演出《玉蜻蜓•看龙船》   摄于1981年

        苏州评弹是根植于苏州土地上的一朵艺术奇葩。自评弹起源到今天,产生了成千上百的弹词书目,而在众多弹词书目中,我尤其青睐长篇弹词《玉蜻蜓》。尤其是蒋月泉的弹唱,听了不知多少遍了,每次听它总是像初次一样,听不厌,而且总会有不同的感觉和体会。
       弹词《玉蜻蜓》,自从清朝中后期开始弹唱,一百多年来,深受江浙沪地区听(观)众的喜爱。而由于故事发生地是在苏州本土,因此,尤其深得苏州市民的钟爱。一个多世纪以来,弹唱《玉蜻蜓》的艺人层出不穷,名家、响档数不胜数,我们现在听到的基本上是由著名评弹表演艺术家蒋月泉先生与朱慧珍或江文兰合作演出的录音。
       对于蒋月泉先生的表演早已有定论,称其为评弹艺术的巅峰也好,誉其为评弹艺术的大师也罢,对于蒋先生来说都不过分。这些名头蒋先生当之无愧,可以这么说,如果没有蒋先生的精彩表演,苏州评弹的式微恐怕早就开始了,相信有些人之所以喜欢评弹,其实与蒋先生的贡献是分不开的。也正因为有了蒋月泉先生的表演,使我们历经一百多年的沧桑巨变还能够欣赏到这部近二个世纪前作品的风采。
       如果说《红楼梦》写尽了封建时代大家庭的兴衰荣辱,是一部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那么,我可以说弹词《玉蜻蜓》则是明清时期苏州地方风土人情和社会风貌的《清明上河图》,这是一部以语言说表和优美唱段连接起来的口头画卷,从《玉蜻蜓》里,我们不但可以领略到吴地风俗如:端阳节采百草、看龙船等等,还可见识到丰富的市民生活百态。通过演员绘声绘色的表演,明清时期苏州百姓的生活状态活灵活现地展示在我们面前,当演员在弹唱时,金大娘娘、志贞三师太、徐元宰、沈方、方兰、老佛婆等众多角色仿佛就在我们的眼前,他们或许是我们的邻居,也或许是我们的同伴,更或许就是我们自己。这些形象真实可信,有棱有角,当听到故事里的主人公忧伤或欣喜时我们会跟着一起或悲伤或喜悦。虽然许多听众不止一次听过此书,对故事情节的演绎早已了如指掌,但每次听每次都会随着故事的跌宕起伏而唏嘘感慨。
       说到《玉蜻蜓》,不能不说另一位表演艺术家——江文兰先生。朱慧珍先生曾经是蒋月泉先生的最佳搭档,但由于种种原因,蒋先生与朱先生合作的《玉蜻蜓》并不完整,大多是一些折子书或称“盆景书”,更由于其在文革期间遭受不幸,英年早逝。所以蒋朱档《玉蜻蜓》的录音并不多。而江文兰先生长期从事评弹表演艺术,她与蒋月泉先生合作演出的24回版《玉蜻蜓》更是受到了广大听众的推崇,被奉为经典之作。现在我们听到的长篇《玉蜻蜓》就是六十年代初的演出录音,真的应该感谢现代录音技术,把当时演出的盛况能够得以保存并流传下来,能够让后人得以欣赏原汁原味的《玉蜻蜓》。在这部书里,蒋月泉先生、江文兰先生的合作相得益彰,两人的表演珠联璧合,配合默契。蒋月泉先生说噱弹唱俱佳,现场气氛调控得当,不时与场内观众的互动更是把演出气氛推向高潮。而江文兰先生说表清楚,角色生动,嗓音甜糯清亮,尤其是她的“俞调”唱腔,委婉缠绵,在咬字、呼吸、吐音、运腔等方面深得其神髓,尤其是在第六回云房产子后老佛婆即将把元宰抱出云房时志贞的一段唱腔和第十七回结拜姐妹中志贞讲述身世时的唱段,感情真挚、催人泪下,引起了广大听众的共鸣。
       也正因为这些缘故,弹词《玉蜻蜓》我虽然听了无数遍,但还是常听常新,每次听后总有些许不同感想,也正因为喜欢《玉蜻蜓》,所以,爱屋及乌,不仅收集了许多名家的录音资料,还收藏有道光年间的《芙蓉洞》及多种版本的《玉蜻蜓》说唱本。但愿这部优秀传统长篇书目能够代代相传、历久不衰。

                                                                                                                                                                                                                         作者:何诚伟   网名(与谁同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