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摘集萃返回

1980年会书特刊上张鉴庭一文引发的深思

发布时间:2017-09-11作者:来源:

                                                                                             1980年会书特刊上张鉴庭一文引发的深思
                                                                                                          附:做会书有利于提高艺术
                                                                                                      张鉴庭    (刊于1980.1在苏州举办会书特刊)
       从前每逢农历十二月二十起, 评弹艺人们便聚集在几副场子里做会书, 把自己顶精彩的段子和顶拿手的本领显出来, 这是一个观摩学习听取意见的好机会。会书对我艺术上的成长有重要的影响。
       我廿几岁晨光, 在上海城隍庙一家书场里做会书, 演了一回《十美图》, 老艺人郭少梅(注1)听了之后对我说: “鉴庭呀, 你这部书书性蛮好, 可惜太俗。内容唱词说法都太俗”。为了帮我提高, 年档他和我合做。我说他听, 他说我听, 散场后他再来指点我。陆淦卿先生还为我改写唱篇。经过这一次, 我的书无论在内容上说法上都有了一定提高。另一次在上海汇泉楼做会书, 我做头档, 弹词名家夏荷生做送客。我一下台就去征求他的意见。他对我说: “你说书牙齿干扎扎, 咬字清爽是好的, 但听起来‘落座’( 注2) 这是个致命伤”。我第一次知道自己说法上有这个毛病。连下来听他的书。他说起来字字提劲: 周美人上仔堂楼, 往房里一看啊------这个“啊”字声音向上。为什么呢?为了提劲。一对比就清爽了。自此之后, 我说起来就处处注意这股劲, 逐步克服了“落座”这个毛病。还有一次, 是在上海南市一家书场里做会书, 李伯康、朱少卿等名家听了我说的《争斗》, 即后来的《花厅评理》, 说我说书不讲理, 前面交代绍兴师爷涵养功夫好, 六月里穿丝绵袄不出汗, 可是一起角色火冒三丈。他们对我说: “说书不只是引听众笑, 还要注意角色的性格习惯身份。否则就不是上品”。听了这些话, 我就开始注意, 尽量把书说得合情合理。
       可见做会书对提高艺术大有好处。
       1980.1苏州曲联主办的会特刊
       注1, 在清代同治至光绪年间,先后出现苏州评话演员金秋泉、何云飞、金耀祥、姚士章、程鸿飞、黄永年、郭少梅、叶声扬、凌云祥等人,他们说的书目有《五虎平西》《金台传》《水浒》《五义图》《绿牡丹》等。由于他们说表各别,互相斗技,便为民国年间评话书坛人才辈出,创造了条件。
       注2, 落座: 这里指说表中字字句句平稳贴妥, 四平八稳;
       注3,朱少卿(1882-1930)评话演员。上海人。初拜光裕社龚怡卿为师,习唱弹词《大红袍》,后退出光裕社,从师程鸿飞,改说评话。为上海润余社创始人之一。1911年前后,本拟将晚清公案杨乃武与小白菜案编成评话,因该题材己被同社李文彬编成弹词演唱,遂在郭少梅、程鸿飞等帮助下,将晚清另一公案张文祥刺杀马新怡案,编成长篇评话《张文祥刺马》,搬上书坛,与弹词《杨乃武与小白菜》一起成为当时最负盛名的评弹新书。擅放噱头,妙语不断。尤擅表演,边说边做,能利用手帕、醒木、扇子、茶杯、茶壶等器物,摸拟各种形态,如吸水烟、演奏乐器、使用武器等,生动逼真。在起清代官员脚色时,又创造了耍翎、整帽、整袖、整朝珠、打千等一系列程式动作,使人物形象更为生动,并为后人沿用。20 年代末,与子伯雄隶上海四美轩书场拼档演出《三本铁公鸡》,“更有大量开打动作,窜、跳、蹦、纵,热闹火爆且滑稽突梯。传人有子伯雄,徒潘伯英。
       注4: 该会刊资料弥贵,主要内容有, 首页为苏州市文联、文化局祝词; 全国政协副主席吴宗锡祝愿一文; 老艺人谈会书专辑, 其中有张鸿声、姚荫梅、张鉴庭、曹汉昌; 会书节目单有节目62档, 包括沪苏浙著名艺人多达90多位, 其中老中青三代, 陈容空前。节目单后专辟演员简介, 按上海10人浙江5人江苏9人上海广播艺术团1人上海市新长征9人常州市5人无锡市3人苏州地区2人嘉兴南湖1人沙州县1人太仓县2人吴县2人苏州市24人苏州评弹研究室1人湖州2人。并附有演员照片65幅。还有弹词唱腔14种流派简介; 故事: “夏荷生会书露头角”; 曲铭写《关于会书》短文; 最后在全刊目录前前刊有弹词开篇新作《春光早发贺新年》, 作者一尘, 余红仙演唱。
       苏州弹词名家张鉴庭的艺术人生
       张鉴庭(1909---1984) 在会刊撰文已是晚年, 早已誉满江浙沪, 评弹界响档之一。他早年演唱“绍兴大班”及“小热昏”,后学弹词。长期与其弟拼双档,演唱自编弹词《十美图》、《顾鼎臣》。建国后,参加上海评弹团。中国民主同盟盟员。在“夏调”、“蒋调”基础上创“张调”。 而会刊一文中表明 ,他虽历经曲折人生波折, 屹屹追求艺术完美之心不变。
       “精、气、神、清”魅力无穷
       张鉴庭的说功,无疑是高超的。他的音色苍劲,语气语调精准,而使他的说功具有更强的表现力、感染力的,就是其“劲”的特点。劲,产生于内在的力。他以这股力,随着书情或人物思想感情的自然起伏,将语音语调,或高或低,或重或轻,有张有弛地送到听众的耳际。在他们心头引起阵阵涟漪与激荡。其低沉是凝厚的,而高扬又是激昂的,中间的顿歇更给人以力量内敛、蓄势待发之感。在他平稳的说表和道白中,常会爆发出激情澎湃的亢奋强音,也就是人们称的“一拎头”,这是张鉴庭的“劲”的一种表现,它犹如平野上突起的座座峰峦,轻波中推起的层层浪涌。正是这股强劲的力,加强了其说功的张力和震慑力,使听众受其感染,动情的同时,更感到爽畅,快意,“刹渴”(十分解渴)“扎劲”(浑身得力),增加了审美的愉悦。在其高低起伏的声调节律里,也唤起听众审美的期待与悬望,有着一种吸引人的磁力。这些成就取得却不是容易的。正如他在会刊中介绍自己年轻时, “在上海汇泉楼做会书, 我做头档, 弹词名家夏荷生做送客。我一下台就去征求他的意见。他对我说: ‘你说书牙齿干扎扎, 咬字清爽是好的, 但听起来‘落座’( 注2) 这是个致命伤’ 。我第一次知道自己说法上有这个毛病,自此之后, 我说起来就处处注意这股劲, 逐步克服了“落座”这个毛病”。倍加努力探索, 他终于收到成效。但他并不满足, 而且还进一步的探索。如果说,“劲”更多地体现于张鉴庭的说表的话,那么,“神”就更多地体现于表演。在张鉴庭的表演里,“神”指的是一种专注、凝集、全身心投入的精神状态。从踏上书台起,他便进入这种表演的精神状态之中。他记得有一位叫莫后光的说过,说书时,“要忘己事,忘己貌,忘座有显要,忘身在今日,忘己何姓名。”张鉴庭在表演时,就是以这种忘我的精神状态,深入于书情和人物内心的。他忘却了自己与所起角色在性别、年龄等方面的差别,不计外在的形貌,着重表现出人物的神。他表演的飘香,青春活泼,伶俐聪明;表演的钟老太,慈爱良善,而又坚强无畏;他表演的包拯,不拘泥于净角的程式,自有其严正刚直的忠贞之气。他塑造的传神的艺术形象,给听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即便在被不公正地错划为另类,上台不能挂牌、阵容中不许署名的岁月里,他仍然创造并演出了《杨白劳自尽》、《钟老太骂敌》等广受欢迎的书回。张鉴庭精神、贯神的表演,神满而气足,自能在听众中形成一个气场,产生一种定力。听众受其感应,无不聚精会神,屏息静听,乃至心醉神迷。感情是艺术的灵魂。情,是张鉴庭表演艺术的又一特点。他深知,艺术只有动情,才能动人。他演出的书目里,一些主要人物都处于忠奸、善恶、是非、美丑的矛盾之中。在这些人物身上,他倾注了自己自幼浪荡江湖,由坎坷生活体验所产生的强烈爱憎。由此点燃心中感情的火苗,燃烧起熊熊的激情。但他表现的感情是深沉、凝练的。如他表演的张勇(《林冲》)、朱恒(《花厅评理》)、陈平(《迷功名》)等角色,多以淳厚、遒劲的道白、说表,表达出深切强烈的感情。清,在张鉴庭是说表清脱,表演清淳,书情书理,清楚明白。进入老年之后,张鉴庭不讳老,不藏老。他缓步登台,举止稳健,说表不紧不慢,动作不温不火,显示了老年艺人的老成、老练、老到。在他身上,自透出一股炉火纯青的清越之气,使受众很觉亲切,也更喜爱他的演唱。 谈张鉴庭,不能不谈到他创始的流派唱腔——张调。衍生于蒋(月泉)调的张调,旋律优美,韵味醇厚,更主要是他同样以其“劲神情清”的艺术特点熔铸演唱风格,唱来遒劲、传神、清越,更是用情创腔,以情行腔。原来的评弹唱腔,平和舒缓,婉约抒情。演唱时,听众习惯安坐静听,绝少有鼓掌的。张调行腔,刚柔并济,委婉中见雄浑、峻拔,对比强烈,激情充沛,突发高腔,声如裂帛,石破天惊。在抒情性外,加强了戏剧性。因此,演唱中间,听众往往情不自禁,鼓掌叫好。弹唱成为他塑造艺术形象,表现戏剧矛盾的重要手段,并丰富了他表演的艺术性,使他更为听众欢迎和热爱。有称张鉴庭的评弹近“麒(麟童)派”的,或以为指的是他的音色音调。其实,张鉴庭的嗓音虽然苍劲,但却高亢嘹亮,能唱京剧老旦。人们所以觉得他近“麒派”,是因为他的表演从内容、人物出发,深入戏情,表现人物的内心,且贴近生活,贴近群众。这与周信芳(麒麟童)的艺术精神颇有相通之处。评弹进入上海之后,受到海派文化艺术的濡染、熏陶,融合了海派文化广采博纳、革新创造、亲和入世的精神素质。在诸多评弹名家中,张鉴庭是较具海派特色的。
       虚心好学感人至深
       会刊中张鉴庭有过一段自述“我廿几岁晨光, 在上海城隍庙一家书场里做会书, 演了一回《十美图》, 老艺人郭少梅(注1)听了之后对我说: “鉴庭呀, 你这部书书性蛮好, 可惜太俗。内容唱词说法都太俗”。为了帮我提高, 年档他和我合做。我说他听, 他说我听, 散场后他再来指点我。陆淦卿先生还为我改写唱篇。经过这一次, 我的书无论在内容上说法上都有了一定提高”。 确实他在以后的艺术生涯中作了极大努力:为了说好《顾鼎臣•踏勘》,张鉴庭在夏荷生指点下,专门到苏州讨教前辈评话艺人周汉熊。周汉熊年轻时曾在衙门当过仵作,熟悉探勘、验尸一套程序,所以先生唱来十分真实生动。又如“颜大照镜”,这是先生拿手杰作。为了演好颜八爷,先生曾虚心向昆剧名丑王传淞讨教,还学习借用了昆剧“照镜”里的手面动作。还有“望芦苇”和“骂敌”,是先生又一传世经典名段。先生生前曾讲过,一个演员不是万宝全书,不可能样样全懂,他演唱钟老太,就有意把京剧《钓金龟》的老旦唱腔糅合了进来。
       他所创张调,脱胎于夏荷生夏调,同时受蒋月泉蒋调和京剧老旦唱法影响,具有苍劲挺拔、醇厚沉郁、张弛有度的特点,表现力和感染力极强。除改编长篇评弹《顾鼎臣》《十美图》外,他还编唱了长篇评弹《秦香莲》《钱秀才》《红色的种子》,并         参加了中篇评弹《林冲》《白毛女》《海上英雄》《江姐》《王孝和》《芦苇青青》《罗汉钱》等的演出,令无数张迷如痴如醉、百般模仿。
       晚年从事传艺及记录艺术经验工作,曾发表《谈谈唱腔的发展》、《评弹的拼档》、《说表中的劲神情》等文章。综合以上几篇文章的主要内容, 充分说明张鉴庭的说功,无疑是高超的。他的音色苍劲,语气语调精准,而使他的说功具有更强的表现力、感染力的,艺术成就无比辉煌
       由于他虚心好学, 博采众长,他所创张调,脱胎于夏荷生夏调,同时受蒋月泉蒋调和京剧老旦唱法影响,具有苍劲挺拔、醇厚沉郁、张弛有度的特点,表现力和感染力极强。除改编长篇评弹《顾鼎臣》《十美图》外,他还编唱了长篇评弹《秦香莲》《钱秀才》《红色的种子》,并参加了中篇评弹《林冲》《白毛女》《海上英雄》《江姐》《王孝和》《芦苇青青》《罗汉钱》等的演出,令无数张迷如痴如醉、百般模仿。1929年初进上海,隶四美轩书场,未能立足。此后,曾5次到沪,均未走红。其间,在润余社前辈郭少梅、程鸿飞、夏荷生等帮助下,对《顾鼎臣》、《十美图》唱本不断揩磨,又刻苦钻研表演艺术,几年后艺事大进。1939年8月,张第7次进上海,隶沧洲书场,名声大振,自此定红书坛。1941年起,与其二弟鉴国拼档,在江浙沪各大中城市及电台演唱。1951年加入上海市人民评弹工作团(今上海评弹团),为首批入团的18位演员之一。先后赴农村、工厂及部队体验生活,在演出中篇、短篇及选回的同时,还说唱新编长篇弹词《秦香莲》、《钱秀才》及《红色的种子》。
张鉴庭自40年代起,便开始形成自己的表演风格,至50年代初,渐臻成熟。其唱腔称为“张调”。早期的“张调”近似“马调”,节奏快捷,数十句唱词一气呵成,后又增加快弹慢喝形式,合称“快张调”。之后,又在书调基础上,吸收了“夏调”的遒劲和“蒋调”中的基本旋律,并借鉴绍剧和京剧演唱中的运气,用嗓和声腔,形成节奏稳健的“慢张调”。
“张调”的特点是刚劲挺拔,火爆中见深沉,韵味醇厚,是流传极广,影响极大的评弹流派唱腔之一。其说表顿挫显著,强弱分明,以有劲、传神、入情见长。富有极强的感染力。擅起角色,常能亮出最可体现角色身份和外表特征之形体动作,给人以生动的视觉形象。同时,以眼神、表情和语气来刻画角色的性格和情绪,成功地塑造了如中篇《林冲》中的张勇、《海上英雄》中的林老三、《罗汉钱》中的张木匠,长篇《秦香莲》中的王延龄,包公、陈平,《十美图》中的赵文华、严嵩、汤勤,《顾鼎臣》中的绍兴师爷等艺术形象,不仅深受听众赞赏,世为后辈学习楷模。晚年从事传艺及记录艺术经验工作,曾发表《谈谈唱腔的发展》、《评弹的拼档》、《说表中的劲神情》等文章。其代表作灌成唱片的有《秦香莲•迷功名、拦轿鸣冤、寿堂唱曲》、《林冲•误责贞娘》、《十美图•曾荣诉真情》、《冲山之围•冒死救亲人、斥敌》、《芦苇青青•望芦苇》、《顾鼎臣•花厅评理》等。传人有徒周剑萍、陈剑青、黄嘉明、王锡钦以及再传弟子、“当今张调第一人”毛新琳等。
                                                                                                                                                                                                                                                    苏州大学  郁乃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