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事博览返回

上海书场报纸

发布时间:2015-12-29作者:来源:

安乐书场今日开幕!
(一九四九年六月四日 第三十一期)

位于爱多亚路江西路口之华都舞厅,向为西人水手之安乐窠,上海解放,人民倒悬巳解,莫不欣喜若狂,故营业始终保持最高纪录。
二楼即安乐宫饭店,设咖啡座,现已停业,主人雇君,为维持数十职工生活起见,遂有改设书场之议,初与杨振言接洽,振言愿为协助一切,乃得顺利进行,书场位于爱多亚路口,空气清鲜,为以后消夏胜之地,场之四周设长沙发,柔软舒适,中设小圆柜熟十余只,约可五百余客,灯光亦极配合得宜,闻以时间之局促,日后将改装得美轮美奂,阵容坚强无匹,均属一时之选,计日场为蒋月泉钟月樵张鉴庭张鉴国潘伯英,杨斌奎杨振言,夜场为华伯明周云瑞陈希安李伯康顾宏伯,预料开幕后,盛况定属空前,未始非东区书迷之佳音也。


解放后评弹界的首次会纪
(一九四九年六月八日 第三十二期)
评弹会所迎合时代的使命,爰于本月四日假三和楼举行一个会员座谈会,出席全体会员,主席杨斌奎,纪录高绶亭,首由主次发表简短演说,谓本会所负民间之使命,颇为重大,如何改进及修改剧本等,会员之本身自肃,亦为当务之急,继即讨论本会小型食堂由韩士良赵稼秋二君主持,成绩优良,现拟至本月九日结束案,一致议决通过,次即讨论,理事长杨斌奎以精神不佳、对于财务拟另委会员接办案,议决推薛筱卿负责财务之责,本会现由影剧工作者协会协助推进改革剧本等,现已有影剧会介绍之说部关于弹词方面的『有小二黑结婚』『李有才板话』『刘巧团圆』『白毛女』『王贵与李香香』『一个女人翻身的故事』『阿Q正传』、关于评话方面的有『李家庄的变迁』『吕果英雄传』『季勇大摆地雷阵』『洋铁桶故事』。议决尽量采纳应用,编者按,以上说部均为采取北方之资料,对于南方的评话弹词是否适宜,听客是否要听,此点亦应加考虑,还不如将旧有书中,尽量将不合理处删改,渗入新的理论,以逐步改革的方式来刷新评弹界,最后各会员个别发表如何适应环境及检讨本身艺事,思想改变亦为重要问题之一,至十二时正始散会。

 

革新实验大会书在积极推进中!
(一九五九年六月二十五日)
本报上期报道评弹会不日将举行革新实验大会书事,现已由评弹热心前进艺员分别在加紧进行中,兹悉本月廿九日上午八时半假沧州书场三楼,举行排练手续,日期拟提早为廿九日(即下星期三)地址亦拟假沧州书场,沧州四楼为亚美麟记电台,最适宜于转播于扩大听众,阵容亦略有变更,为杨斌奎致词,陈祁挡开篇,范玉山陈继良,陈鹤声(赤石暴动),刘谢挡高曼玲杨振言(骆驼祥子),张鸿声,潘伯英,顾宏伯,唐耿良(大渡河)朱耀祥,徐天祥,杨德麟,范雪萍(白毛女),张双档,朱慧珍,蒋月泉,周云瑞(阿Q传)。

 

谈『十美图』中的曾荣
(一九五九年六月廿九日 第三十八期)
在我们未谈这部书的内容如何之前,单就书名『十美图』三个字看来,是多么地香艳,故而张双档自从弹唱以来,不知风靡了多少的听众,故而并不逊于珍珠塔与三笑等书。
论十美图的内容,完全是暴露了明代嘉靖年间权奸丑态,整个的封建色彩,充分的刻画出来,书中主角曾荣亡命杭州,乃为开书之起点,全篇故事,缠绵曲折而香艳,可以说每一个听客都能了若指掌,然而曾荣既为将门之后,可是他并不像他父亲(曾铣)一样英雄地能干,故事中的遭遇,处处暴露了他无耻自私与庸弱无能,可以说他完全已辱没了曾家先人的声誉,曾家既为权奸谋害,不料他竟能认贼作父,再说姑为环境所逼许,然而以后晋京参相联姻等事所演出,事如不泄他必能乐不思蜀的混下去,这样看来我们就不能谅宥他了,所以他能有天赋的自私,像消镪水一样,滴到那里烂到那里,以致他因祸得福,造成了他变作多妻主义的领袖,与三笑中的唐伯虎并驾齐驱,不分伯仲,他又是个官僚主义的崇拜者,要做官不惜奴颜婢膝,委曲求全,我们听到珍珠塔的方子文,虽然亦是个官僚主义的信徒,然而他有骄傲的个性,刚强的意志,姑侄反目,毕竟造成他踏上青云的大道,然而再试观我们的曾荣,既无刚强的意志,又缺乏骄傲的个性,他能成功完全是靠一张小白脸与侥幸的机会所致成,来奠定了他一生的荣禄。
在平番中的一回书,已充分地拆穿了他的庸弱无能,纵观全书的结构我们可以论定他是块朽砾之材,一无可取完全坐享其成,所以说十美图一书,不知麻醉了多少人造成侥幸的心理,尤其是小白脸之流,是多么地崇拜与涎羡着。书虽编得精彩,但是毒素太多,在革新书场的号角声中,不知聪明的张氏昆仲尊见如何?

 

漫谈评弹革新
(一九五九年七月六日 第四十期)¬¬
接连读到李隆基,张衡若君贡献革新评弹问题的大作,使我很为欣羡,并拥护这许多高见,同时也逗引起我冒昧常识写投的勇气,但简陋和错误之处,深望热心诸君指正。
每一团体组织,虽有它独特的性质和因素,但为人民大众服务和推进工作则为定律,评弹研究会成立之宗旨,当不例外,而其任务历年来为社会慈善公益事业上确会尽了很大力量,外界人士一致称誉,但对其评弹本身的艺术水准和内容,研究和步骤的里程,却何故如此缓迟和竟狭小得可怜呢?这诚如上期『弟弟』的『组织新评弹会』一文中所说没有真正团结而致力于研究上,这也正因为评弹异于其他戏剧是集体演出,并能藉编导的灌溉和运用,评弹大都能是根据老师旧脚本的传授外自加以(自编新书只估少数)其成为响挡后又怎肯将己得的一生结晶轻易放弃或公诸集体研讨,尤其对于声警,进盆上都有莫大的影响,这就形成散漫而将渐趋落伍的后果,那末『旧瓶装新酒』的改革是否会铲除旧封建毒素而得到新效果呢?我认为大多数评弹脚本,内容太陈腐,大使人迷恋于『忠孝节义』和『功名利禄,『儿女情长』的狭义范围内,因为无法叫里面的主人公去反叛他们的帝王和解脱缱绻恋情,私欲至上的桎梏,假使硬要做到这一地步,它的内情往往就不能再存在,(犹如十美图,三笑,岳传等)退一步说,即使是一个,聪敏理智的艺员,在说唱时加以纠正,使听众领悟,仍恐难免这些旧礼教所将长的渲染,再说因时代的不同更难将其时之环境移风易俗地改变,而强调民族革命意识,阶级战争或塑成一个富有战斗性的典型人物,在评话中间或有之,但又时犯到造成个人英雄主义的错误。

 

听:评弹家唱平剧
(一九五九年七月三十日 第四十六期)
大雨之夕,在家开收音机恭听评聆评弹研究会平剧组组员唱京戏,苏州人唱背景调,多少有点号召力,是夜除我本人外,四邻开这档节目的甚多。
上来先是华伯明唱了只开篇,这等于唱片一般填填空档而已,下来便是张鸿声,张鸿声一回兴缴最好,这次亦未例外,开锣戏一定要抢着唱唱了,打戏嵩,嗓子,韵客与周信芳神似处很多,只是一时心慌,把『杨继盛』,『马总兵』掉过来唱了,于是自己先吃吃连声,老海瑞一股正义之气顿化为乌有。
连下来是杨振言的搜孤救孤平平,再则蒋月泉的高足潘文英唱空城计,个得介绍,实是好料,嗓子真有味道,几时还有这机会,让魏星绿,苏少卿也去听听。
周云瑞本来想唱苏三起解,只因辙儿忘了,临时改了凤还巢甚好,他是周凤文的儿子,渊源家学,自然比别人要好,唱得动听不算,连尖团字都咬得清清楚楚的,那才不容易。周云瑞之后,是华薇——她是陈希安的太太,来点唱的不少,一向以为华薇是妻以夫贵,不想出乎意外是却夫以妻贵,点华薇之外,兼请陈华合唱的不少。却少点唱陈希安的,结果,华薇唱了,唱的玉堂春,到不是为她唱得不好,人倦了,没听完,就关上了无线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