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坛前后返回

笑中缘——评弹夫妻档之陈烽&谢瑛

发布时间:2015-10-26作者:回多 图:潇潇来源:

0.jpg

  在老听客的眼中陈烽是个健康而又快乐的阳光大男孩,谢瑛是个具有古典美特质的大家闺秀。台上他们是默契搭档,台下他们是恩爱夫妻,带着对他俩台前幕后生活的好奇,中国评弹网两位义工,八月里的一个夏夜里探访了他们的家。

  当我们一跨进他们的家,一股温馨扑面而来,一见如故,因为我们是书迷,他们则是我们十分喜欢的一对好双档,常把快乐欢笑送给你。
一拉起来意,经主人告知才明白他俩都不是土生土长的苏州人,陈烽是无锡人,谢瑛是江阴人,能拼档在一起说《三笑》,是一种缘分,由此结合成夫妻,又是一种缘分。《三笑》这部苏州长篇传统弹词,就成为了他俩书艺与姻缘的纽带。

  陈烽未入评校之前只能说是个门外汉,而学习和其它各方面都是比较优秀的,以至于原中学的教导主任把他评校的复试通知扣留,不准备让他放弃高考。还好在同学的鼓动下,以巧妙的理由,他从教导主任那里要到了复试通知,顺利的通过了复试,哈哈!否则现在书坛上就少一位帅哥样的徐调传人了。

  在和谢瑛拼档之前,陈烽已经在码头上打拼了5年,先后拼过两位下手,也放过一阶段单档。在放单档的过程中,吃过不少同龄人没有受到过的苦,这也是人生的一段经历,令他记忆犹深。如果不是听他亲口说,很难想象八零后的评弹艺人,在乡下的说书生活是如此的艰苦。别的没记住,单单是睡觉,地铺加竹席,六盘蚊香当屏障,早上起来满地都是蚊子尸体,不可想象。生活是如此的艰苦,而收入微薄,转业思想已盘旋存陈烽的身上。苏州宿舍里的行李已经搬回老家了,“是留是离”纠结了二十多天的陈烽,最终还是坚守下来了,因为对评弹艺术的深爱的,主见定了,一身轻松,重新回到了苏州。

  谢瑛——拯救陈烽于“水火之中”的那位,虽说姗姗来迟,可有“帮夫运”,谢瑛的出现,陈烽在艺术的道路上出现新的转机。

  谢瑛比陈烽低五届,在她入评校的时候,陈烽早已经在走码头说书了。当两个人拼档之后一起排书,两个月,朝夕相处,同甘共苦。排书的这段时间是刻苦加清贫,但两颗心碰在一起了,什么苦味都会化作甜蜜,共同的目标促进了两人的情感。曾经在长发商场边的夜排档上,两个人共享“一份三块钱的炒面”,就是这样爱情的种子悄悄地在两个年轻人的心田中萌芽了。

  王鹰是谢瑛的先生,对学生要求很严格。不过在生活上王鹰先生十分关心照顾他们,时常送些美食来犒劳两位学生,什么糟鱼、酱方、虾仁豆腐等等,让两位外地人尝尝苏帮美食,养好身体好好地学习、排练。有了这样好的老师年轻人怎会不认真呢,不过在这里还要把俩人的辈份交待清楚,谢瑛是王鹰的学生,那么与王建中平辈,而陈烽却是王建中的学生,由此而论陈烽只能算谢瑛的师侄了,“哈哈小贤侄”。

  陈烽、谢瑛双档说得是《三笑》是部长脚笑话,要求演员笑容满面让听众书迷笑口常开。俩人却似一对金童玉女,出言吐语糯笃笃,讨人喜欢。书台上华安、秋香,情意绵绵,生活中恩爱夫妻,男爱女欢。码头上,陈烽很会体贴照顾她,舍不得让心上人多干活,反正自已能烧的一手好菜,“吃活”全包了。当年初出码头的谢瑛,跟随着这位阳光大帅哥,幸福感油然而生,被灵牙巧嘴聪颖善良的陈烽所折服而心仪。

  陈烽和谢瑛现在主要说的是《三笑》(龙庭书)和《武则天》两部书。说传统书的往往以上手为主,下手为辅,上手的嗓子好,往往会掩盖下手的光彩,如果不是夫妻档,一般的双档很容易彼此不满而造成拆档。夫妻档有利于艺术上的合作磨炼,他俩在艺术上互相探讨,不分你我,以艺术为重,成为默契的男女双档。

  陈烽的嗓子天生很好,即便是变声期也没有出现嘶哑和破音的现象。在评校学习弹唱的时候,男生唱的时候他在练习,轮到女生唱的时候,他因为音高所以也去“凑热闹”。教唱的陶老师总觉着女生唱的时候有一条嗓子比较特别,最终发现原来是陈烽在唱。

  谢瑛乐感比较强,记性好,悟性又高,所以排书起来比陈烽要记得快、记得熟。原本谢瑛擅长唱俞调,自从他俩拼双档后,为了有利于书情的需要和双档的合作,在《三笑》这部长篇中谢瑛主要唱起女声蒋调,而放弃了她喜欢的俞调,让他俩的《三笑》保存了徐王的风格。

  今年的“光裕之星” 青年大赛中,陈烽和谢瑛都取得了优秀的成绩。陈烽的亮丽柔软的徐调,谢瑛娴静悦耳的女声蒋凋,他俩所塑造的唐寅与秋香,都给广大听众朋友留给了难忘的艺术深印。尤其谢瑛的才艺表演“电视推销员”,流利普通话,悄皮灵活推销术语言顿时让大家目瞪口呆,真正想不到秋香还有这一手。可他们却谦虚地说,自身还存在很多不足的,许多地方有待改进和提高,希望得到老师们的进一步指导。能看到自己的不足,相信一定能能取得日后的完美。通过这次比赛,他们也感觉到了压力,有了紧迫感。通过这次比赛,也获得了交流学习的机会,互相激励、竞争。眼界放宽了,钻劲更足了,收获无穷。

  书台下的陈烽,玩扇子是他的业余爱好。收藏了不少款式的折扇,基本上是对扇——九寸的男扇配七寸的女扇,有画也有书法,十分儒雅。在演出中也很实用,说不同的书,用不同的扇子;上手一把,下手一把,使得整个书台上的表演很和谐,调动书台情景,让气氛活跃起来,相当书倦气,既是欣赏品也是小道具。一个人文化修养能够提升自身的气质,完美艺术品位。在年青的演员中能崇尚传统文化,学习传统文化,相信定能融化在自己的评弹艺术中。

     现在他俩定居在苏州,已经有了一位漂亮、聪明而又活泼的千金——陈益。评弹演员出码头都会把家里的一切丢弃,他俩同样如此。女儿出生后基本和奶奶一起生活,以至于谢瑛出码头归来,带礼物回来给女儿,女儿竟然不认识她了,只会说“谢谢阿姨”。心中的辛酸,难以用语言来描摹了。如今他们的女儿已经上幼儿园了,因为她从小在无锡,听的都是无锡话,现在在幼儿园说的又是普通话,虽说父母都是说书先生,可还是和大多数的小朋友一样,也是个不会说苏州话的小苏州,实在可惜了。不知这对年轻的评弹夫妻要生二胎吗,要不在父母的熏陶下培养一档姐弟或者姐妹双档,岂不美哉,让我们评弹事业代代相传。

  书台上陈烽是上手,是主力;在家里依然是主力。在整个采访过程中,谢瑛总在边上静静的听着,带着甜美的微笑,把发言机会让给了陈烽,由他做“代言人”,自己只是做了些补充说明。

  通过这次的采访,让我们对两位演员有了全方位的了解,和他们一起感受了说书生涯中的甜酸苦乐。相信今后在书台上他们会向着更高、更远的目标前进,给广大听众和观众带来快乐和欢笑。

  (其中6张照片演员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