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弹新闻返回

重温评弹经典杨派艺术 —纪念著名弹词表演艺术家杨振雄先生诞辰一百周年

发布时间:2020-04-01作者:来源:

                                                                                           重温评弹经典杨派艺术
                                                                                    —纪念著名弹词表演艺术家杨振雄先生诞辰一百周年

                                                                                                   殷德泉
 
        在防控抗疫的日子里,文艺娱乐场所暂停了,但是上海评弹团办起了“网络乡音书苑”,让人们从这个窗口重温到由著名弹词表演艺术家杨振雄、杨振言的长篇弹词《西厢》与长篇弹词《武松》。这一播激起千层浪,今年恰逢杨振雄先生诞辰一百周年,实令人欣赏与怀念。

杨振言、杨振雄双档


        曾有比喻:蒋月泉的弹词流派艺术宛如一块绝色美玉浑然天成,而杨振雄的弹词流派艺术好似一幅泼墨山水自由豪放,他俩是中国金唱片奖仅有的两位摘桂者,好比是评弹界的两座山峰各有风光。泼墨山水的技法笔峰洒脱,难于驾驭,追求意境,具有较高的艺术含量。用其来比喻杨振雄的弹词流派艺术一点也不为过,杨派艺术最为显著的艺术特色高雅飘逸的表演,与众不同的是其艺术性融文学性一体,具有相当的文化品位。杨振雄先生曾经说过:“艺术负有高尚的使命,艺术应该将群众提高到自已的水平,而不是将自已降低到群众的水平。所以我的艺术应该向上和向前,是艺术引领群众,而不是艺术追随受众。”所以其艺术追求审美取值定向了聚雅乏俗,形成了知识层面受众圈,特别是受到了他们的宠爱与追捧。

杨振雄演出照


 
        长篇弹词《武松》杨振雄创作于1951年,新中国成立不久。这是一部表现底层人物具有英雄气概的新创长篇,这对传说传统书目演熟了才子佳人帝王将相的艺人来说无疑是“脱离换骨”的再创造,反映了他将古典名著引进评弹艺术的大胆举动和时代的敏感性,随着磨炼也成为了评弹界改编创作“二类书”的成功典范。

杨双档


 
        听振雄振言先生的《武松》,呈现给我们的则是一派正气凛然的阳刚之美。受众者被其中手足之情的浓,报仇雪恨的劲,深深地包围着感染着,时而大快人心,时而唏嘘不已。特别是振雄先生的艺术表演手法与众不同,在《武松》的说唱中特别注重其声调与语气的抑扬顿挫,起到先声夺人的效果,非常有爆发力,极具拎神的作用。振雄先生还擅用“若即若离,忽明忽暗,轻高悬殊”的表演手法;十分讲究“跳进跳出”、进出自由的评弹表演艺术的理念与技巧。振雄振言弟兄双档在弹唱《武松》时,大幅度地扩展了书台的表演空间,运用大手面和富有激情的人物造型以及铿锵有力的杨调弹唱风格。观看其艺术的展示,就是发自内心深处的激情和浪漫主义的情怀,使书中人物具有雕塑美感,常常会被其震撼而折服,令人荡气回肠。
        对传说《描金凤》《长生殿》的演员来讲,转身即能说好反差如此之大、跳跃性如此之强的《武松》,这不啻是一个挑战。演唱者的说与唱如此饱满、刚健而激越,情劲交融(行话说评话一股劲,弹词一段情),在《武松》这里融合了评话与弹词表演焦点。两位先生将两者驾驭得轻松自如,表演得跌宕起伏、淋漓尽致,令人赞叹。体现了杨双档配合默契珠联壁合,折射出杨派双档艺术的无限魅力。

杨振雄


        长篇弹词《西厢》(杨西相)是杨振雄在黄异庵先生(黄西厢)的基础上并吸收了众位前辈《西厢》精华改编而成的,他学习其笔调舒妙、辞令采华,吸收了其书艺的精雅高邈,来充实“杨西厢”的文学性。这是杨振雄继长篇弹词《武松》后的又一部根据古典名著改编后演绎成功的弹词经典。
        听了振雄振言先生的《武松》,再听他俩的《西厢》,呈现给我们的则是另一派风雅卷气的美化美奂。给您好第一感觉是“静”,转而“细”,精细雕斫,最后让您收获一种“美”的享受。他俩说的《西厢》特别幽静,无论是说表还是弹唱都是静笃笃,慢悠悠,声腔细腻,十分柔美。这样静静地听评弹是一种享受,既在韵味里陶醉,更在遐想中信马由缰,眼前似乎出现了一幅春景美图。同样是卿卿我我,然而演唱者的语言、表演、唱腔、弹奏、气韵等等,无不体现出审美的升华,其意境是幽静高雅的静态美,受众者享受着高雅的美感。

杨振雄赠扇


        “杨西厢”以丰富的语言、语气、语调来表现,以多角度、多层次、多色彩地发挥了说表的魅力;并吸收、借鉴昆曲养分深入到书中人物,那么细腻、儒雅、幽美,给受众者优雅的美感;在《西厢》这部书中振雄先生一改杨调激越高亢的演唱方法,而以婉约多变、纤细华丽的俞调唱腔作为这部书的主旋律,使唱腔风格与书情内容浑然一体,由此而创造出了别具一格的“杨派俞调”,丰窗了杨派艺术的表现力。“杨派俞调”贴近人物,委婉幽雅,有助于抒发人物情感,走入受众的内心世界。其表演手法也往往来借用书画技艺“虚实相间”,虚虚实实,意境朦胧,美妙手法。杨派艺术擅长细致微淋漓尽致刻画人物心理,把张生的痴情、红娘的纯真、莺莺的矜持表现的活灵活现,入木三分,使书情变得一波三折,耐人寻味。众众点点的审美取向形成“杨西厢”的艺术特色,成为弹词《西厢》中的顶峰,“杨西厢”成为杨振雄弹词流派艺术中的颠峰之作。
        1961年4月,杨振雄、杨振言弟兄双档随上海评弹团北上演出,他俩带去的《西厢》经典,引起了首都艺术界和文化界的特别注目和盛赞,在北京掀起了一个“评弹热”,当然杨派艺术又培育一大批京城北国的“杨迷”。

杨振言演唱照


 
        弹词双档艺术同一风格流派艺术,能默契配合能完美统一,谈何容易?弹词艺人中有句行话“搭成一对黄金双档,难于一对恩爱夫妻”。艺人总有各自的个性,各自的特点,俩人之间只能一人是红花,一人是绿叶,甘当绿叶扶红花,这样才能达到完美统一的审美聚焦。我们在杨双档的《西厢》中是听到了婀娜多姿杨派俞调的主旋律,而在他俩的《武松》中您欣赏到的主旋律则是激越雄壮直抒胸意的杨调。振言先生说表老练清脱,角色生动遒劲,嗓音高亢明亮,擅唱夏调、俞调,特别善于利用小腔变化以及带有气声和鼻音的优美音色,唱出了言派神韵的蒋调。而作为绿叶的振言先生没有去突现自已的个性与长处,却为书情,为人物,为吻合中心,贴近需要,看似两人,意在一处,追求完美,配合振雄先生掌舵,才形成了完美风格的杨派双档艺术,有了这种牺牲合怍精神,才能使艺术再上一个台阶,令人可贵!

杨振言获林肯国际终身艺术成就奖


 
        杨振雄、杨振言弟兄双档三十余裁的紧密合作,双档之间是心灵上的默契,有机的沟通,把握好唱与伴两者紧密的关系,把握好说与唱者的起口与收放,把握好感情的流露与变化等等,这恐怕是曲艺艺术灵活性中产生的乐感与灵感。杨振雄、杨振言弟兄双档成为评弹界的黄金搭档响彻书坛。

杨振言赠壶


 
        振雄振言两位弹词艺术家用充满着极其丰富的审美意识的“意象”,去构成尽善尽美的艺术形式。在他俩的演唱中流淌着美的旋律;在他俩的气韵中散发出诗般意境;在他俩的角色中无不透露出审美风骨。

中国金唱片奖


 
 
        年轻时的杨振雄就洁身自好,不愿流俗,与生俱来一种清脱与孤高的个性,性格的刚强支撑着杨振雄去自我奋斗,闯一条自已的路,说一部自己的书,杨振雄他的创作立意区别于当时盛行的“才子佳人俗套故事”。淞沪抗战暴发,激起了杨振雄的爱国热情,投入到编说新书《长生殿》行程中去,化了四年之久艰苦卓绝的功夫,创作一部新书目《长生殿》,以爱国主义颂场民族气节为表现主题,来唤醒人们,来走出自己更广阔的艺术道路。杨振雄弹唱的《长生殿》典雅挥洒,以新的说法、新的唱腔,具有浓郁的文化气息。这自然与他个性和兴趣及自身的文化修养相关,一部《长生殿》提高了他的素养与学识,提高了他的书艺,提升了气质,树立了他在评弹界的影响;一部《长生殿》的演绎形成了杨振雄的弹词流派艺术和杨调唱腔(其唱腔特色高亢挺拔深沉委婉),奠定了超群脱俗的艺术风格。

长生殿封面


        1989年苏沪两地隆重举办“纪念杨振雄书坛生涯六十周年”,在演出专场上,振雄先生与黄异庵前辈再度重拼师徒档,再现当初“黄杨风貌”,一个是清雅内秀,伶俐有趣的小和尚;一个是斯斯文文,风流倜傥的佳公子;最能让书迷感到满足的是《长生殿.太白醉吟》,杨振雄先生所表现出恃才傲物,轩昂拔俗那种气质,真是一个活李白。评弹原来四技“说噱弹唱”,后来发展到“说噱弹唱演”,演的成份在杨振雄身上可捕捉最为成效的成份。
        1992年,杨振雄因弹词《长生殿》而荣获“中国金唱片”,《长生殿》这是杨振雄创作的笫一部长篇弹词,《长生殿》也是他漫长艺术生涯中的转折点。当年我受邀参加了《长生殿》荣获“中国金唱片奖”的新闻发布会,与杨振雄、杨振言两位老师亲切留念,目睹共享这一幸福时代刻,令我终生难忘。

杨振雄获金唱片奖


 
        1996年秋天,杨振言从艺六十周年的纪念专场在上海商城剧院隆重演出,我再次荣幸应邀出席,目睹这一难忘的盛况。杨振雄为祝贺胞弟艺术盛会,抱病登台与邢晏芝、庄凤珠合说《长生殿. 絮阁》,再现《长生殿》夺目光彩。当杨振雄出场时,全场振奋,楼上楼下的观众沸腾了,掌声、呼声难以平息,场面十分壮观,可见杨派艺术的影响号召力。

与杨振言


 
        1998年春天,在上海图书馆召开的全国评弹研讨会上,将近八十高龄的杨振雄先生与会跟大家见面了,也是他生前最后一次出席公众场合。那天他身穿红色西服,神彩飞扬,显得格外精神,特别高兴,杨振雄的《长生殿》话本经历了多灾多难,终于出版与广大读者见面了,他总算完成了心愿,圆了他的梦。《长生殿》是杨振雄的一生的追求,终生之大爱,《长生殿》便是他的艺术灿烂。
        杨振雄的一生何止于《长生殿》、《武松》、《西厢》这三部弹词作品,曾裁培出许多光彩夺目的艺术花朵,留给了后人,成为评弹艺术宝库中一份珍贵的具有价值的艺术财富。艺术之路是“传承与创新”的轨迹,杨派弹词艺术过程就是在不断升华的历程,追求艺术便是他的整个生命。
 
             注解:二类书——指新中国成立后创编非现代题材的书目
             杨振雄出生于1920年4月,苏州人氏
 
 
                                                                                                                                             殷德泉写于 3月20日(防控抗疫新冠肺炎期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