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弹新闻返回

 推荐一篇好文章——江文兰: 我唱“男蒋调”

发布时间:2017-12-18作者:来源:

                                                                                             推荐一篇好文章——江文兰: 我唱“男蒋调”
                                                                                                       江文兰(载2017、12、9新民晚报)
        最近,纪念评弹一代宗师蒋月泉诞辰100周年活动正在举行,我作为上海评弹团退休老艺人,今年已虚度88岁。不由想起自己与蒋月泉老师合作演唱《玉蜻蜓》的往事。
        我与蒋老师拼档唱《玉蜻蜓》,我唱的是蒋调,这是我自己听会的,并没有正式拜蒋月泉为老师。而且蒋老师除了收沈世华为女学生,好像没收过其他女学生。尤其我唱的是“男蒋调”用的是胸腔音。   
        1962年,蒋月泉到香港去演出,当时苏州有两个月的教学任务,要去教蒋调。那么派谁去呢?他就叫我去教,他是认可我唱蒋调的。
        周云瑞老师与蒋老师两人让我把他们讲的全部记下来。这里怎么唱,那里怎么唱,几分之几,几分之几,我通过记录这些东西,带到苏州去,给学员上课。先教一只《莺莺操琴》,再教一曲《杜十娘》,教了两个月。当时金丽生还是个大学生,因为他年纪最大,他说你教得细得来,黑板上几分之几,-都写清爽,所以学得蛮精细的,到现在也没忘记。我总算完成了两个月的教学任务。
        等我回到上海,蒋老师已从香港回转来了,当时蒋师母的肝癌已到晚期,所以蒋老师不能出远门,只能待在上海。当时领导对他讲,你去香港演出可以的,但上海的演出任务也要完成。蒋老师想想,最最省力是与我拼双档,因为我说的《玉蜻蜓》,就是蒋老师的书。我的拼档苏(似荫)老师是王柏荫的学生,王柏荫是蒋月泉的学生。书是同种,所以要我与他临时拼一个月双档。当时一星期说六天。我就在大华书场与蒋老师说了一个月《玉蜻蜓》,说的是“沈家书”,我起的是沈方角色。我演这种男小孩角色比较擅长,所以上海听众很认可我,这个“沈方”,说演得很可爱。
       蒋月泉老师身体原来非常好,—因为他欢喜运动。他从小踢足球,我记得当时评弹界有足球队的组织,好像薛筱卿老师也参加过的,蒋老师是体育积极分子,所以他身体很好。平常我们不大听见他说生病的。但后来怎么会弄得一蹶不振呢?
主要“文革”之后,他身体就不好了。肝病越来越严重,就一直住在华东医院。我每隔一天总要去看他,有时还要烧点东西给他吃。有一次我买了些黄鳝,人家说烧黄鳝一定要加大蒜头的,我最怕大蒜,我想多放点葱和姜是一样的。结果烧好后送过去,蒋老师尝了尝就说:“你这是昨天烧的还是今天烧的?”我说:“今天刚刚烧好。”他说,你里面怎么不放大蒜,我说大蒜我是不用的。他说烧黄鳝不用大蒜是不好吃的,他就吃了一块,所以我感到很遗憾。
       蒋老师平时因为要用嗓子唱,所以他非常注意喉咙,烟、酒都不碰。一般男同志如果烟不碰,总会喝点酒,他都不吃。为什么?主要还是要保护喉咙。平时,他只吃绿茶,岩茶。吃的茶叶要好,别样都不吃,他要保护嗓子,敬业精神非常强。
       蒋老师对我的唱比较认可,他说你虽然是女同志,但唱的是男式蒋调,不是女式蒋调。特别是对于我当时唱《玛丽莎》很称赞,《玛丽莎》整个曲子非常长,但我没用什么花腔,凭着自己当时喉咙好,顺流而下,有一泻千里之感。蒋老师说你唱得蛮好,基本上没用花腔,就这样平平实实地唱,大家蛮要听的。他说,你的蒋调我是认可的。
       蒋老师如果不是种种客观原因,他可以活到100岁。因为他天生注意养生保健。男同志往往在烟酒上比较伤身体。所以现在一般平均年龄讲起来,男同志不及女同志。蒋老师的逝去,我觉得很可惜。今天纪念蒋月泉诞辰100周年活动,这对发展和弘扬蒋调艺术有推动作用,也是对蒋老师最好的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