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弹新闻返回

   初回•吴门书札弹唱

发布时间:2017-10-09作者:来源:
                                                                                      初回•吴门书札弹唱
                                                                                        原创 2017-10-04 上海博物馆 

       初回•吴门书札弹唱
       Museum Events,
      博物馆演艺,孕育、初生。
      诗、舞、乐、戏、讲,综合而嵌入。
      静而动,活化、激发,
      为的是庄严的殿堂多样的神采,
      为的是在高大中点缀微光,
      为的是让人亲近而留恋,
      情绪得以安置,文物与人情互为支撑,
      让博物馆成为一座文化的综合体。


      Museum Events·初回,
     上海博物馆与上海评弹团合作,推出“吴门书札弹唱”,
     以评弹弹唱的方式,再现书札中蕴含的生动历史和故事,将听众带回江南四大才子风云际会的年代。
正在上海博物馆举办的“遗我双鲤鱼——明代吴门书画家书札精品展”将持续至10月22日,展览遴选出馆藏明代吴门著名书画家手札精品49通,若想体验这些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珍品,除亲临现场一睹真迹外,
     还有一种方式—— 聆 听 。
     继“吴门书札诵读”项目之后,上海博物馆又与上海评弹团合作,推出了“吴门书札弹唱”,以评弹说唱的方式,再现书札中蕴含的生动历史和故事。
     吴门书札弹唱

     评弹弹唱《祝允明致文贵札》开篇
     祝允明字希哲,号枝山。与唐寅、文徵明、徐祯卿合称吴中四大才子。
     那天登高望远,一阵大风吹掉了帽子。风雨交加百无聊赖,因驼蹄蒸熟香气四溢,故修书邀请好友文贵速抵家中品尝美味,吟诗作赋。
 
     开篇唱词响起,上海评弹团的生动演绎,祝枝山家灶台上驼蹄的香气也仿佛随着音乐流泻而出荡漾开来……
     这次“吴门书札弹唱”,从展出的49封信札中遴选出言辞优美、情节生动的7个片段,由上海评弹团在原文基础上进行了艺术化的改编和演绎。
     用原汁原味的苏州话来讲述吴门文人的故事,可以说是再合适不过了,另一方面,而今保留下来的富有艺术性的苏州语言就是苏州评弹。
     上海评弹团团长高博文相信用评弹来弹唱吴门书札是非常贴切的:
     评弹讲的是吴侬软语,明朝的吴语怎么讲现在不清楚,但和现在是有渊源的。古人讲话,之乎者也,讲究文言,评弹唱词中苏州话的运用也是文言的,是苏州话与中州韵结合起来。用这个吐字方法加上评弹唱腔,来唱吴地书画家们写的书信,那是非常贴切的。
     负责本次上博特展的书画部孙丹妍副研究员也认为吴门书札和苏州评弹颇有共通之处:
     两者最大的共通之处是语言。可能评弹会比较通俗易懂,而文人的信虽然写得比较直白但还是比较文的。但二者毕竟产生于同一个地方,他们的审美是共通的。吴地的审美是比较优雅、文秀、秀雅、雅致的,书札和评弹语言的气质应该是相通的。
     事实上,高博文在看到吴门书札的那一刻,就被其展现的书法造诣惊艳到了:
     看到这些书札,首先被书法惊艳到。因为这些写书札的人,首先是书画家,书法都是铁画银钩,非常有感染力。因此,还没看内容,就能从书法感受到文人高深的书法造诣。
     从7封书札,到7篇弹唱。上海评弹团仅仅花了不到2个月时间,就完成了全部的改变和演绎工作,细品唱词和曲调,可知其中颇有讲究。
     配合书信中不同的叙事内容,改编者借用评弹不同的艺术流派和风格进行诠释。
     例如《蔡羽致王守王宠札》,讲述了蔡羽邀请王宠王守兄弟俩来家里看牡丹芍药花,其开篇运用了徐丽仙创始的丽调演唱,曲调华丽妩媚、情感丰富、甜润味浓,正好表达对满园开放的花卉赞赏和喜爱。针对《祝允明致文贵札》,其开篇则运用了蔣月泉创始的蔣调演唱,曲调端庄大方、稳重醇厚、飘逸清脱,用来抒发祝允明此刻颓唐心情非常合适。
 
高博文演唱评弹版
     《王宠致王守札》
       高博文此次演唱的是《王宠致王守札》,他坦言自己此前对王宠不太了解:“后来一看,他也是苏州人、著名书画家,而且他的身世坎坷,屡试不中,四十岁就故去了,在艺术上的成就很高。所以唱这封信心情也是蛮复杂的。”

 

评弹版《王宠致王守札》
来自上海博物馆
 

《王宠致王守札》开篇
     王宠字履仁,号雅宜山人。贡入太学,与兄王守文才并肩,精擅书法。
     王守字履约号涵峰、九华山人。嘉靖五年进士,官至都御史。王宠屡试不中留守家中应付繁琐家事,负压重重。修书兄长禀告了祖母丧事过程以及对债务偿还农田改革一系列事情,流露了治家的艰难的情绪。
 
       弹词开篇,便将写信人与收信人的背景、信中概要一一交代。随着琵琶和三弦的声音响起,说书人亮开嗓子弹唱起来。
        自从.祖母命辞阳,  
       吊唁来宾.伍佰外,  
       七七丧期.已满日,  
       举丧全家.碌乱忙。
       都是左邻.右舍与亲朋。
       暂时.停厝(在)后厅堂。
      (只等那)来春.上巳安葬后,    古云.入土得安康。
      开篇前一段使用了陈遇乾创始的陈调演唱,苍劲有力,因为是办丧事的事情,表现得比较肃穆。
      此后,转为薛筱卿创始的薛调演唱,清晰有力、干脆利落、一泻千里、一气呵成,正好把王宠向兄长禀告家中琐事详情的心情和叙事运用得恰到好处,虽然唱词紧凑,演唱者同样注入了真情实感。
      今岁朝庭.恩德重,  
家家.户户免征粮 。
    (今年是)收得余粮.五百石,  
       陈缪李三家.债已偿 。
       难得袁家.四公子,  
       他是襟怀.坦荡好商量;
    (容我们)明年.秋季再还粮。
    (兄长啊)年复一年.何日了,  
    (可以)逍遥.自在度时光 ;
    (面对那)青山.绿水酒三觞。
     一曲唱毕,高博文意犹未尽,他总结说:“古代艺术家还是蛮清苦的,在封建制度下他们的想法在(书札)中也有体现。这个开篇,虽然是一封信,也没什么大事,但也折射出当时的历史背景、文人境遇、生活场景、人与人的关系。”
       目前,5首评弹演唱曲目已经录制完成并新鲜出炉,除了《王宠致王守札》,还包括《祝允明致文贵札》、《蔡羽致王守王宠札》、《陈元素致青霞札》和《唐寅致施敬亭札》、《陈鎏致陆师道札》、《李应祯致吴宽札》,均可在上海博物馆微信公众号上在线收听。